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朱同明乡土情感作品《废村》

发布时间:2019-09-05 编辑 :本站 / 5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朱同明乡土情感作品《废村》

  第一章  黄昏,老刘坐在院坝中,一边抽烟一边喀咔喀咔地咳嗽,家里的老黄狗庸懒地卧在他脚边,突突突,一阵摩托车马达声从坎下的公路上传来,听见摩托车响,老刘扶着椅背站起来,躬着腰向坡下望去。

  山路上,老刘的儿媳舒娟骑着红色踏板摩托车向山上驶来,不一会儿摩托车就开进了院子。   老黄狗欢快地摇着尾巴迎了上来,脑袋在舒娟的腿上来回蹭着骚亲。

  舒娟亲呢地在老黄狗头上摸了一把,汗手上粘了一把毛,老黄狗还在蜕毛,舒娟怕蹭脏了裙子,就拍着黄狗的脑袋嚷道,“去去去,”黄狗便摇着尾巴识趣地跑回到老刘身边。   老刘瞅着舒娟招呼道:“咋不走早点,天都快黑了呢。

”  “佳妮闹着呢,她婆哄不住,我把娃子哄睡了才走。

”舒娟边说边把摩托车顺着房檐坎停好,锁好地锁,从后备箱中提出一个大塑料袋。

  “死老婆子成了吃干饭的咧,连孙女都经管不了咧。 ”老刘一边咳嗽一边埋怨道。   “大,你就听医生的劝,一天少抽几口。 你看你都咳嗽成啥了。 ”舒娟看见老刘右手指夹的纸烟卷劝道。

  “我现在是活一天是一天,吃烟吃了一辈子,戒不掉了。

药给捎回来了?”老刘问。   “给,这是两个月的,黄颗颗药一日三次,一次四颗,口服液早晚一支……”  “我知道咋喝,就这几样药都喝了两年。 ”老刘不耐烦地打断了舒娟地话,提着药包包进屋喝药去了。   舒娟在院子里坐下。 此刻她才感到疲乏极了。   从城里回来,30公里山路舒娟骑了近两个小时,整个人都快散架了,停下摩托,腿脚沾地都是飘的。   近几年农村土路基本上都硬化成了水泥路,农村的交通路况比以前大为改善,但农村车辆也逐年增加,加上山路坡陡弯急,她不敢骑快。   每次舒娟骑车回家都感到特别的疲累,但这也无可奈何,她坐不了班车,闻不惯车厢内的汽油味,以前没买摩托车,一坐班车她都吐得昏天黑地,现在骑摩托虽然辛苦,总比坐车晕车要好受些。

  在院坝中坐了一会儿,身上汗干了,微风吹在身上,舒娟感觉到了一阵凉意。

  天黑了下来,山下坝子里的村落亮起了点点灯火,山上正是一年中林木最繁盛的季节,这几年退耕还林,陡坡的地全都种上果树和茶树,老屋四周郁郁葱葱,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沁人心脾的味道,是那种久违地农村的味道——果香、花香、茶香、新麦香。   头顶夜空里的星星特别的明亮,林中的蝉,草丛、石缝藏的蛐蛐,远处沟道池塘里的青蛙,叫声此起彼伏,知了知了,啾啾啾,呱呱呱……像是一场夏夜的交响乐会。   山上原本住有二三十户人家,现在却剩只下了老刘、毛蛋、和黑娃他们三户,其他人都拆了山上的老房陆陆续续搬走了,有几家在外面发了财进了县城,大部分都是住进了镇上统建的扶贫集中安置点,镇上的集中安置点是全县统一设计建设的,仿徽式民居建筑,两间两层带个小院,六十至一百二十个平方,根据家庭人口多少,政府补贴购房款,青瓦白墙,非常飘亮。   黑娃没有享受到搬迁政策是因为他这几年一直在外面漂泊,神出鬼没的,镇村领导说他是人户分离,暂时不考虑,毛蛋家没享受政策是因为毛蛋是个傻子,生活都不能自理,从小到大一直由他六十岁的老娘经管伺候,领导说等那天毛蛋娘不在了,直接把毛蛋送养老院去。 老刘家镇村领导到是上门作了两次工作,动员他们搬到镇上安置点,说镇上人多热闹,而且有学校、商店、信用社、卫生院……方便的很。

  老刘说儿子刘进仕心大,想在县城小区买房子,领导也就不勉强了。

其实老刘只道出一半情况,另一半是出于经济考虑,老刘自小爱好打猎,前两年上面说要保护生态封山育林,不让打猎了,派出所上门把他的枪收了。

他就悄悄地改下夹子和设套,这几年退耕还林,山上野物又多了起来,一个月总能弄两三个,野猪啊、果子狸、麋子什么的。 城里人吃腻了大鱼大肉,就图吃个稀奇,这野味悄悄买给城里人,一斤就值上百块,这也算是他一个不小的隐性收入,况且这两年儿子刘进仕想特岗教师转正后调进城,儿子平时拉关系,也全靠他打的这些野味。

  舒娟也一心想住进城里,她们小两口打算这两年辛苦干两年,等攒够了首付,就用老公的住房公基金贷款在城里买一套学区房,那时孩子上学的事也就不愁了,而且有些小区还可享受国家扶贫搬迁的补助政策,听说有六七万块钱。   每每想到这些,舒娟心里就甜滋滋的,觉得生活有了希望有了盼头,所有的苦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沟道里稀稀落落地亮起了灯火,三夏农忙已经结束了,好多农村的年轻人又像候鸟一样,怀揣着梦想,天南海北的打工去了。   少了昔时人烟的大山,夜晚显得说不的空旷和静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