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学生论文公示】找回市场:国家建构的经济基础

发布时间:2019-08-18 编辑 :本站 / 8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学生论文公示】找回市场:国家建构的经济基础

(二)现代国家的能力基础:国家汲取、动员能力的强化国家能力的评价维度,有若干方面。

其中,汲取、动员是其他能力的重要保障。 在市场经济的场域内,国家能强化汲取资源(征税是其主要表现)、动员社会的手段、效率,推动国家政策的顺利执行。 在汲取能力方面,市场经济能扩大国家的税收基础、提升其征税效率。

曼瑟·奥尔森(MancurOlson)的国家-市场关系研究表明,国家能通过保障社会秩序、提供公共产品,提升市场的生产力,进而增加资源汲取的能力、效率。 从税收基础上看,市场经济发达的地区,一般都是国家的重要税源。

在近代英国,工业革命、市场经济释放了社会的逐利动机、生产效率。 这既能促进物质资源的空间流动、商业阶级的快速崛起、海外殖民的持续拓展,推动了商品、土地、劳动力市场的不断发展,便于国家开发新税源;又能削弱以地租为生的旧封建贵族(阻碍国家汲取的社会中介)势力,减少统治集团对农业税、实物税的依赖。 中国的商业税起源于明代早期,得益于京杭运河沿岸的商品经济繁荣。 这些现象表明,市场经济是做大税基的重要力量。

从税收效率上看,市场经济(与农业经济相比)能提升国家在单位时间内,提取资源的数量。

英国、法国的案例比较,能证明这个判断。

面临类似强度的外战压力时,法国(军事化-农业经济国家)征税的成本巨大、收益较少,面临激烈的社会反抗;相反,英国(军事化-资本主义国家)征税的难度较少,社会反抗的程度有限。 这源于两国税源的差异,与法国征收的农业税不同,英国征收的国内贸易税、海外关税,更易获得、有利可图。

后者以货币为载体,方便国家的转移支付;还能伴随工业改革、殖民扩张的进程,不断增加。 坚实的市场经济基础,培育了国家的汲取能力,导致英国成为军事-行政强国。 它拥有中央垄断的税收体系,能以货币、工业经济供养官僚、军队,成为欧洲的。

除了提升国家的汲取能力,市场经济也是动员能力的重要保障。

它能丰富统治集团的动员手段,这对官僚体系的内、外部主体都有效。 查尔斯·林德布罗姆(CharlesLindblom)发现,与政治权威的作用类似,市场经济中的交换关系,也是一种控制行为方式、组织社会协作的手段。 在交换关系中,个体的逐利动机、理性选择,能塑造、引导其行为结果。

国家也能利用非暴力、非强制的市场手段、物质激励,柔性地动员官僚、组织社会。 针对社会主体,国家能以经济手段,促进政商合作、实现社会控制。 以中国为例,国家-社会的新传统主义(neo-traditionalism)体系,能结合经济、政治权力,成功建构上下级之间、高制度化的庇护-回报关系网络。 忠诚于国家的社会主体,能在互惠网络中,获得职务提升、特权享受等物质奖励。 改革开放后,国家继续调整社会动员手段,市场经济、物质利益的指挥棒,日益取代了传统的政治宣传、社会强制、组织干预手段。

针对行政官僚,国家也能用物质激励,引导下级政府、地方官员的行为。 印度农村就业保障计划(全球最大的就业保障项目)的实施结果表明,地方官员的工作积极性,与其经济回报正相关。 在地方经济分权、实行财政联邦主义的当代中国,类似现象更加普遍。

地方合作主义(localstatecorporatism)认为,中国的地方政府像追求经济增长的企业。

在锦标赛体制下,经济绩效导向的考核制度,能充分动员地方政府、普通群众。

它激励了下级官员扩大公共投资,以博得上级关注、提高晋升概率。

地方政府的选择性政策执行(selectivepolicyimplementation)机制,也提供了一个逆向思考的角度。 那些容易转化为评价指标的政策(包含更多的晋升、物质激励),更容易被地方官员执行。 除了现实层面的压力来源、能力基础,市场经济还能在观念层面,提供国家的价值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