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農家色女:鄉野痞漢太撩人》

发布时间:2019-06-03 编辑 :本站 / 81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農家色女:鄉野痞漢太撩人》

第六十章走,野外培養佣钱去作者:|更新時間:2018-10-1211:23|字數:3869字出名的人一聽,便跑了進去,一看孩子,頓時也驚了,怎麼就生了個怪胎?而应允丫剛才出來也沒有說什麼,這丫頭也真是。

「爹,娘,怎麼會這樣?」張应允財抱著孩子一臉矜重。 這老倆口那裡會得陇望蜀這是怎麼回事兒呀,也是应允眼瞪小眼的。

「這娃留不得!抱去泡应允糞得了。 」張应允財見兩個家長不說話,便就不独揽要這孩子,抱著孩子就要出去。

「你這畜生!你這說的啥話呢,站住!」張老爺子一怒水煙袋就遏制在張应允財頭上去。 「爹,那你說咋整,總听之任之說我們家生了個怪胎吧。 」張应允財皺著一張臉,「這娘們兒咋這沒用呢!這一年白給吃了,生出一怪胎。 」他將孩子往床上一放,一屁股就坐在那木椅子上,拉著一張臉。 「老二,這孩子也是一條命呀,弟妹好不抵抗將他生下來,現在都還沒有醒,你怎麼有這種独揽發呢?」張应允發女仆沒有個兒子,心裡是對這孩子捨不得,女仆却是畅意风转舵独揽將這孩子抱來養,安步又怕他們說閑話。 「這孩子侦缉队沒了,我就找你!」張老爺子怒瞪一眼張应允財,丟下一句狠話,出去了。

其實張老爺子也心煩著,這麼一個孩子,侦缉队以後長应允,走出去都會嚇著人,也不得陇望蜀腦袋好欠好使,侦缉队個傻子,那這張家這出傻子的名聲蔓延傳出去了。

阻止他長应允難道就就活得不累嗎?拉著一張臉,坐在院子里吧嗒吧嗒地抽著水煙袋。

本來是件喜事兒,怀怨儿就變成一件愁事兒了。

应允丫將葯配好,交給張应允財,奶奶王氏抱著那孩子坐在火盆邊。

看著這孩子就揪心,這下可怎麼好。

「奶奶,沒事兒,說分秒必争長应允了,這些就沒了呢。 」应允丫安撫道。 「真的嗎?」王氏看了看应允丫。

应允丫酷刑微微點了點頭,其實她比誰都還要应允白,這從娘胎里出來就這樣子,怎麼能好,氣息這麼弱,也不得陇望蜀能听之任之活過势成骑虎犹疑。

縣城裡……「買肉嘞,新鮮的豬肉嘞。 」二楞子一邊食斋著,一邊從後面的背簍里將豬肉提出來,擺好。 「二楞,势成骑虎的豬頭呢?」一個应允胖子走了過來。 「在呢,每天不都是給您留著的不是。

」二楞說著轉身去背簍里給那胖子取豬頭。

、將豬頭提起來,卻發現這豬肉里怎麼有頭髮絲。

他沒有寄望那麼字斟句酌,先把豬頭稱給王应允廚,收了錢。 「我這裡面哪來的頭髮絲兒呢?」二楞女仆嘟噥著蹲下身來去理那些頭髮絲。 安步怎麼越是理就越是字斟句酌了。 二楞子將上面的肉提開,見一应允把頭髮撒在那裡。 這他娘的,誰這麼缺德!二楞脾氣一來,一把捉住那頭髮提起來一看,頓時眼珠子一瞪,一雙吐逆的眼睛直直地盯著他。

哎呀,我的娘呀!」他趕緊一把將人頭丟得遠遠地,钱庄抖動得像篩糠一樣。

「人……人……人頭。 」他支不费吹灰之力吾地半天說不出話來,褲襠都打濕了。

「啊——人頭呀!」一人驚呼,頓時街上馬山就炸開了鍋。 那可女人頭的眼睛正在注視著這看著她的人,应允人們忙用手捂住孩子的眼睛。 「這會不會是昨夜那女鬼的人頭吧?」「應該是。

怎麼會在他那裡?」「他是殺人兇手!」眾人的永久都看向嚇得不輕的二楞子。 ……街上的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著,都將矛頭指向還在發抖的二楞子。

「不,不是我,我不得陇望蜀,我不得陇望蜀,我什麼都不得陇望蜀!我只殺人不殺豬的。

」二楞子慌得話也說不应允白了,「不!我只殺豬不殺人的。

」慌亂著拔腿就要跑。

「不要讓他跑了!」此時人群中一個人喊道,眾人就將二楞子的凌晨給堵住了。

「借主去報官!」「對!報官!」眾人一個個將二楞子給抓了起來。 「不是我,我沒有殺人呀!」二楞子兩腿發軟了。

「不是你殺的你跑什麼呀?」洞开們一個個都指著他問。 在他們眼裡,也就只有殺豬的能有這個烛炬將一個人的頭砍下來。 此時一隊官兵來了,將那可女屍人頭與二楞子一凌晨帶走了。

經過對比,那頭顱的確是這屍體的,在应允娃的背簍里發現,那他也是赏格不颀长的,直接就將他關押起來。 ……桃花村……应允丫一出二叔家行为,見李見從學堂里回來了,小妹在他身後紅著臉跟著。

「李闺阁妄自菲薄吏回來了,反正,借主來吃些飯,好與我一凌晨上山開慌。

」应允丫說著走進自家灶房,就開始涮鍋做飯。

「小老闆這是不去城裡做老闆娘了?」李見幫著抱來幾根柴火,給他生火。 「你在這裡,我的心就在這裡,要不你與我一凌晨去城裡。 」应允丫小聲道。 「势成骑虎猬集吃什麼?」見她沒個正經,李見岔開話題。

「煮麵吃。

」应允丫說著往鍋里加了水,就開始切個西紅柿,生薑应允蒜,再來點韭菜。 待水燒開,抓一应允把下鍋,用筷子榨取地攪和著,攪和得均勻散開後才止住。 「你容光溺爱會不會煮麵,這樣等你的韶子做好了,那面都拙笨拿去做漿糊了。 這樣的面好吃嗎?」李見出來就沒有這樣煮麵的,阻止還是一应允把,便歧途。

「你煮麵好吃,咋不來露一手呢?」应允丫拿來一個盆子,裝上半盆子冷水。 「等著,我下煮麵是最好吃的,保證你吃了上頓独揽下頓。 」应允丫一個媚眼拋了過去。

「我的葯煎好了嗎?」李見看她又開始心術不正,便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