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曾刚:存款保险制度初期更适用单一费率

发布时间:2019-06-29 编辑 :本站 / 14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曾刚:存款保险制度初期更适用单一费率

  存款制度在酝酿20年之后,终于将在2015年5月1日正式落地,这一制度是国内市场化进程中的标志性事件,并将从多个维度影响金融机构和金融秩序。

  证券时报记者就此专访了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室主任曾刚。   证券时报记者:存保制度推出后,是否可能出现大量中小银行倒闭的情形?  曾刚:从目前来讲,银行,或者各种金融机构破产清算实质上都存在法律问题,金融机构的破产处置条例实际上还没有。 之前并不是没有金融机构出现过问题,但几乎没有破产清算的案例。

  过去十几年,银行业改革中不少内容涉及到对部分银行的重组,引入新的资本,剥离坏账,改变资不抵债的现状,这也是处置问题银行的一个方法,在很大程度上,这和银行业牌照的稀缺性有关,如果牌照本身有价值,引入资本重组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   从趋势上来讲,随着市场化以及金融市场准入的逐步放开,牌照价值逐渐降低,如果有问题的银行确实没有扭转的价值或者可能性,直接退出对全社会来讲,的确是一个成本更为低廉和有效的方法,有了存保制度以后,有了破产处置的法律依据之后,问题银行的处置手段就多了一种选择。   证券时报记者:存保机构如何协调和现有监管机构之间的关系?  曾刚:中国有专门的银行业监管机构,即中国银监会,会对银行日常经营从微观、审慎的角度进行引导,目前,银监会已经建立起一套比较完整、规范和国际化的监管构架。

  存保机构涉及到差别费率及问题银行清算时,也会对银行产生一定监管职能,不同国家存保机构的监管职能有所差异,像美国,存保机构的监管职能权限就很大,其他大部分国家会低一些。

  对中国来说,目前已经有了银行业监管的主导机构,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再赋予存保机构过大的监管权限。

对于存保机构的监管职能,通俗来讲,就像是办丧事的机构,负责料理问题银行的后事,如果银行已经无力回天,没有重组的路可走之后,主要事情应该交给存保机构去负责;在此之前,银行出于健康、稳定的状态,存保机构对其的监管权限应该保持在一个比较小的范围之内。

  证券时报记者:如何看待的费率问题?  曾刚:从国际实践来看,一个国家的存保制度中,单一费率和风险差别费率都有存在或者同时使用,两种模式各有优劣。   单一费率实施上比较简单,但可能存在道德风险,风险高的银行可能会进一步提高其风险容忍度。

  风险差别费率,可以解决上述激励问题,但也有缺陷,首先是如何保证风险差异定价的准确,从模型数据上看,很难支持有一个很准确的定价,如此差别费率的制定就可能存在不科学性,也可能解决不了风险激励问题;其次,风险差别费率会加大竞争的不公平,中小银行必然承担较高的费率,这意味着在和大银行的竞争中,小银行会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而这种监管机构的差别评级被市场认知后,可能会产生恶性循环,进一步加大其风险。   中国的存保制度费率没有公布具体制定细节,但首先之前监管层提到初始费率可能会比较低,低于大部分国家,其次是存款保险条例中也明确提出了风险差别费率。   我认为,为了保证对银行业的影响比较平稳,短期内建议实施单一费率,风险差别费率计价上不一定科学,也可能会对公众认知产生一些不必要的紊乱。   而风险差别费率可以在中长期实现,并基于对银行风险大小评价来进行定价,比如CAMELS评级制度,对银行从资产质量、管理质量、盈利性、流动性以及对市场风险的敏感性六项标准对银行运营质量进行评价。

  证券时报记者:存保制度将会进一步提升银行负债成本,你是否认为监管层应该在其他方面予以补偿?  曾刚:存保制度即使初始费率很低,毫无疑问也会拉高银行存款成本,尤其是在目前费率仍处于较高水平的情况下。

  对于大中型银行来说,存保费用对其影响有限,但对小银行来说,本来风险相对较高,存款成本也会比较高,存保费用的推出,就进一步抬高了这些机构的存款成本,进一步这些机构服务的对象的贷款成本就相应提高了,而小型银行本身就是支农支小的普惠金融的主要组成部分。   从这个角度来看,在短期实施单一费率以及未来可能实施风险差异定价的同时,建议对中小金融机构实施一定的风险补贴,比如达到某种标准的银行保费上的豁免,或者其他形式的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