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我的多金女总裁宁雪嫣李小山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8-02 编辑 :本站 / 65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我的多金女总裁宁雪嫣李小山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支架上的手机亮了一瞬,我在后座还没等看清手机屏上的人是谁,就听嫂子周美妮不高兴起来,嘟囔的同时,表哥郭放伸手去抓手机之际,我们的车猛然一震,天旋地转像是持续了一年,终于安静了下来。

周围响起乱糟糟的呼救声,似乎是从遥远的管道里传导进我的耳朵,刚才那一阵,耗尽了我所有的力量,此刻就连抬起眼皮也有些难,眼前变得红濛濛一片,应该是血浆低落在眼球上染红了所有。

我下意识动了下,虽然感觉不到疼,但是,更感觉不到胳膊和腰的存在。

一股很糟糕的意识糊满心头,糟糕,是车祸,嫂子……嫂子……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心跳的厉害,视线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我担心自己晕过去,将能动的牙齿狠狠咬在舌头上,疼痛终于如期而来,也唤醒了我。 清醒了一些,我睁开眼睛,把翻转的身体调整好坐直,却看到嫂子变了模样,已经不再是她,就连漂亮的额头上也多了一个红色的图案,看上去像是跳霓裳舞的古代女子还没卸妆。

看到我盯着她笑,女孩儿也对我一笑,说:“差点死了,竟然还笑。

”“待会去吃潮州菜,其实我挺愿意吃的,刚才是骗了表哥。 ”“你还记得他们夫妻俩,但你知道吗,他们都快要死了,你们三个出了车祸。

”我一惊,感觉眼前的女孩和小巴内室有些模糊,就像是投影一样即将消散。

恍惚间,她对我摇晃手,“醒醒,坚持一下,你还没做选择呢。

”“什么选择?”我下意识问。

“人生无时无刻不在选择,现在你有两条路可选,第一条路,你活下来,你的嫂子和孩子会死掉,第二条路,你替她们死去,你选哪一条?”“我……”短暂沉默中,我发现眼前又模糊起来,担心这珍贵的一幕会消失,失去这种宝贵的抉择,于是……“就没有第三条路吗?我表哥怎么办?我不想他死。 ”“嗯……”女孩想了想,像是下不定决心那样点了点头,“好吧,还有一条选择,从今往后为我做事,成为我的nu隶。

”“nu隶?我要做什么?你说啊……你还没说呢……”眼前的一切重新变得模糊,身体再次沉重起来,断断续续的清晰感再次来临,我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重新恢复的嗅觉中来苏水的味道很是浓重。 这应该是特护病房,一个房间里,在隔壁还有张床,尽管脖子不能动,但余光仍可以看清躺着的是周美妮。 我心咚咚跳,为什么,为什么表哥不在,难道……病床上,一切都很艰难,就算是平时轻而易举的呼吸,此刻也被扣着的氧气罩阻碍,病房里越来越冷,我能感觉到有东西渗透了进来,从窗口和门甚至是墙壁,朝着我旁边那张病床在蔓延。

那种看不见却可以感觉到的东西,就像是死亡一样,充满着绝望与阴冷,如果要形容,就像是有人住有烟火味有蒸汽和菜香的屋子,却在没了人以后,再次进去时的孤单寂寞和阴凉腐bai,它……正朝着嫂子周美妮的病床蔓延笼罩过去。

我愤怒,我充满了怒火和不甘,那么美好的女人,她不像王妍研对我般充满冷酷和欺骗,悉数付出的那种爱戴让一个女人更加美丽,如今,却被那种可怕的东西即将笼罩,怒火中烧之下,我在也顾不得身上的伤痛——“滚开——”哗……沙沙……它们像潮水一样撤了,继而,几双眼睛却盯着我,一眨不眨。 我恍然间睁开眼,看到了表哥郭放,身边还有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其中一个正在病床边替我缝着创口,胳膊上,那条半尺长的伤痕触目惊心。 “小山,你总算醒了。 ”郭放道。

“二哥,你没事吧,嫂子呢?”郭放松了口气,拉着椅子贴我床边坐下,“她刚过危险期,可你还没醒,我就过来了。

”“不用管我,你快去陪他,我……我这事晕了多久?”“三天了,医生说你强烈脑震荡,少说半个月才会醒,你嫂子没事,也真是奇迹,她的安全带断了,竟然从车窗里摔出去都没事。

”“宝宝呢?怎么样?”我关心的是这个。 “做过监测,孩子很好,你放心吧,我这就去告诉美妮你醒了,她也在担心呢,之前医生弄错了,以为你和你嫂子是一家,就送进了一个特护病房,你醒了就好,除了损失一辆车,咱们都很好,这才重要。

”郭放像是摸儿子一样,拍拍我这个小表弟的额头,随即对缝针的医生点头打个招呼,起身去了隔壁病房。

缝针的是个老医生,五十多岁戴着个口罩,手里抓着一个镊子,把半圆形的缝针从我裂口左边的皮肉穿过去,和右边连好,熟练的打个结,然后,相距一厘米远近再次缝补。

人类的身体很奇葩,裂口小可以自动愈合,如果创伤大,因为肌肉和皮肤组织的弹性和韧性,想要愈合基本不可能,就要通过缝针这种外力来将裂开的皮肉强行拉扯缝在一起,白细胞就会自动修复粘连在一起的组织,继而愈合。 老医生身边,跟着个端着托盘的nv护士,一直在瞄着老医生的手法,没顾得上与我对视,每天见的病人多,估计像我这种穿着衣服的,她没什么兴趣吧。 “医生,我没事吧?”大夫手里的针线没停,只是撩起眼皮看我一眼,“没什么事?算你命大,这次如果不醒基本就没指望了,每年出车祸变成全瘫植物人的,我见得多了,看看你这伤口,我可缝了二十多针。

”“呵呵,谢谢您,我……我刚才做个梦,好奇怪。

”“脑子就跟果冻一样,被摇晃的那么狠,再奇怪的梦也没什么,好了,缝好了,六七天后再碰水,这是新型缝线,不用拆除的那种,这段时间不能间断消炎。 ”医生嘱咐了一句,收拾收拾走了,等他离开后我才略微动动,从脚趾头开始测试到眉毛,确定全身能动的地方都听使唤,这才扯开病号裤子往里面看看,老天保佑,还在。

强烈脑震荡,和老医生形容的差不多,像是果冻一样的脑浆被外力摇晃颠簸而已。

不过他说的简单,人脑是多精密的东西,现在太阳系都被研究透彻了,可是,人类对人脑的认知还局限在原始层面,我也担心会留下后遗症,撑着起来活动一下,除了有点困,基本上没什么。 走几步,蹦跳两下,仅仅手臂的缝口处有些疼罢了,看来车祸也没什么,小插曲而已。 蹦蹦哒哒的我,感觉体力和之前差不多,在医院走廊里溜达一下,伸手敲开隔壁病房的门。 当郭放看到是我时,真的吓了一跳,就连被他喂糖水的周美妮也把入口的勺子吐了出来,急道:“小山,你怎么下地了,不要命了,快快快——”小说《我的多金女总裁》第13章车祸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