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忠犬相公的仵作妻忠犬相公的仵作妻甄琬萧忆by帅气的二油完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08 编辑 :本站 / 128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忠犬相公的仵作妻忠犬相公的仵作妻甄琬萧忆by帅气的二油完整在线阅读

忠犬相公的仵作妻忠犬相公的仵作妻甄琬萧忆by帅气的二油完整在线阅读完结小说《忠犬相公的仵作妻》是帅气的二油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甄琬萧忆,书中主要讲述了:甄琬尖叫起来!那张巨大的黑脸显然也被甄琬的反应吓了一跳,忙退后两尺,喃喃道:“七,七娘子……”出声,竟是清丽宛转的女声。 甄琬回过神来,不可置信的打量着眼前人。

这又黑又壮的体型——属于一位女子?她站在甄...推荐指数:《忠犬相公的仵作妻》第五章是我错了(1)免费试读甄琬尖叫起来!那张巨大的黑脸显然也被甄琬的反应吓了一跳,忙退后两尺,喃喃道:“七,七娘子……”出声,竟是清丽宛转的女声。 甄琬回过神来,不可置信的打量着眼前人。

这又黑又壮的体型——属于一位女子?她站在甄琬床前,魁梧的就如一堵墙一般挡住了所有视线。

“七娘子,您还好吗?您有没有事?姑爷是不是欺负您了?”环儿?“您看您,新婚第一夜,连喜服也没换下来就睡了!”“发饰也未拆!”“连胭脂都还在脸上!”“就知道武官府上毛手毛脚的丫鬟伺候不好您!”“我的七娘子,您的命好苦啊!”环儿一句不停的说着,眼泪都要飚到甄琬身上。

比你想的还要差呢,甄琬压根插不上话,只能在心里默默想着,根本没丫鬟伺候我。

环儿见自家娘子沉着脸不说话,忙擦干了泪,将甄琬扶下榻,十指灵活的替她更衣。

甄琬这才想起房内可能还有个男人,忙探头巡视,看到那贵妃榻上空空如也,才知萧忆早已起床离去了。

甚好,甚好。

这环儿,别看她长得五大三粗,伺候起人来还真是心灵手巧。

甄琬坐在妆台前,仍她梳理压了一夜的头发,愣是没有一丝拉扯的痛感。

听她适才的对萧家丫鬟的吐槽,甄琬猜想,这姑娘,应该是甄琬从娘家带来的陪嫁丫鬟了。

顿时,一股莫名的亲切感油然而生。 看到这陪嫁丫鬟的模样,想及萧忆骂她是金宁第一妒妇,甄琬忍不住笑了起来,连身边丫鬟都不能长好看了,这好妒之心,确实不能说没有。 “七娘子,您怎么还能笑的这么开心呀!”环儿嗔怪道,“这府里上下,都要闹翻天了!”“哦。 ”甄琬毫不在意道,“都传开了?”“是呀。 ”环儿取了些香油,抹匀涂在甄琬的发尾,神秘兮兮的说,“唉,说起来真是吓死人。

这萧将军不是叫那群糙汉子把那歌姬抬到仓房了,等着今儿一早抬去乱坟岗了。 结果今儿再一看,您猜怎么着!”“怎,怎么着?”甄琬心不自主的一沉。

“算了,还是不和七娘子您说了。

”环儿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免得您听了害怕,晚上也睡不着。 ”甄琬:“……你还是说吧。 ”她本来也很感兴趣,但环儿吊人胃口真的很有一手。 “是这样的。 ”环儿悄声道,“那几个糙汉子去仓房,发现那女尸……居然生了个小孩儿!”甄琬闻言,骤然站了起来!环儿手还牵着甄琬的发丝,被这样一折腾,满头刚束好的发髻都散落下来。 环儿脑袋一翁,咚的一声跪下来,哭喊道:“七娘子饶命,七娘子饶命!”甄琬转过身,面无表情,说道:“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我说……七娘子饶命!”环儿哭道。 “不是,再前面一句。

”甄琬道。 “再前面一句?”环儿一愣,不安道,“我说,那女尸昨夜里生了个孩子……”甄琬双拳不自觉的收紧:“带我去看看。 ”“啊?!”……一刻钟后,环儿领着一身轻便装束的甄琬走在前往仓房的路上。

仓房附近由于才发生了这般恐怖的事情,谁也不愿意靠近,偌大的院子里只有甄琬这主仆二人。 环儿还在碎碎念着,反复劝说甄琬这绝不是她这类新嫁娘,大家闺秀该去的地方。 然而甄琬只嘴上简单应付着,脑中思绪却转的飞快。

她错了!是她错了!昨夜里,那样近距离接触的时候,她都没有细查尸体,连女尸有孕这点都没有看出来,实在是枉为一名法医!虽说那样的陌生的环境和萧忆的“自动认错”干扰了她的判断,但这样草率的验尸方式,正是她们这个职业的大忌!甄琬永远都忘不了,一个法医最必须的职业道德,敬业、诚信!即便是死亡,也不能让她抛弃信仰!她不能让死者因为自己的验尸失误而永远死不瞑目!此时,甄琬回忆起昨夜的总总细节,疑点实在太多了。

一个穿着嫁衣的歌姬,是如何瞒住所有人的耳目,混入这高门大院的内宅?明明萧忆已遣走了所有人偷偷挖坑,为什么偏偏还被人看见,甚至传到他爹那里?这些细节,让甄琬不得不怀疑,那歌姬的尸身上藏着其他的秘密。

她必须一探究竟!“还没到吗?”甄琬环顾四周,这萧府真是有够大的,也不知这萧将军到底是多大的将军。

“快了,转角便是的。

”环儿答道。

“好。

”甄琬点头,加快脚步,趁附近没人,赶紧——砰!刚过拐角,正与一个人影撞了个满怀。 环儿忙道:“二公子。

”“萧忆?”甄琬看清眼前人,惊愕道,“你这是……”此时的萧忆哪里有昨晚新郎官的潇洒倜傥模样,他还是一身脏兮兮的带土喜服,满面苍白,双手不住的挠着长发,抓狂道——“啊啊啊!她死了怎么还能生孩子!”甄琬怜悯的看着他:“毕竟是亲骨肉,节哀啊。 ”一旁的环儿听了一阵扎心,她家七娘子怎么变得这么心善了?新婚丈夫婚前连孩子都差点有了,她还安慰起对方来了?不对!孩子还是要自己生,这孩子没了,七娘子肯定是气顺的,所以才有心情安慰。 一定是这样!谁料萧忆又一把抓住甄琬的肩膀,喊道:“爷还是童子身呢,哪来的亲骨肉啊!”甄琬心神一动,她见过许多说谎话狡辩的嫌疑犯,但能判断出眼前这个纨绔公子哥说的不是谎话。 这女尸果然有问题!她还在琢磨,萧忆又絮絮叨叨的念到开了:“诗云一直跟我说她为我守身如玉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一定!不行,我要跟我爹说清楚,这孩子不是他孙子,否则他会杀了我的!……话说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哎,不会是来看我笑话的吧,我就知道出了这种事,你这个妒妇不会放过我的……”“安静。

”甄琬粗暴的打断了他,“我来还你清白的。

”小说《忠犬相公的仵作妻》第五章是我错了(1)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