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清源古月,《清清源古月》清X,乡村小说网

发布时间:2019-06-24 编辑 :本站 / 29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清源古月,《清清源古月》清X,乡村小说网

《清源古月》x师兄妹俩人二话不说,就纷纷宽衣解带,各自脱得精赤溜光,紧紧抱在一起,同时由於本是老相好,轻车熟路,虽是站立的姿势,那猫鞭已经入巷。 白茂虽是猫妖修成人形,那话儿仍然有猫鞭的特色,常言道︰“猫鞭倒勾刺。

”这时白猫精的猫鞭进入紫兰的sāo穴,再一运气,自然把窄洞的腔肉牢牢勾住。

二人以交媾着的姿势躺到床上,白茂扭腰摆臀,把那粗硬的大ròu棒抽拉了两下后,紫兰说道︰“白哥哥,你的棒头那么大,你这么一抽,把俺底下的水都抽出来了,你可得轻点,师妹才肯让你弄干!”白茂笑着说道︰“你和红嫣都怕我这个大棒头,掌门师姐碧翠也祇喜欢黑狗师兄,祇有蓝萍喜欢我这“猫鞭倒勾刺”,我和她倒的玩得好开心哩!”“你先在我小làang穴里泡着吧!”紫兰吩咐着。 接着,紫兰把她下山之后,和花柳和尚鬼混,再和铁弹子刘江双宿双栖的事缘,祥祥细细对二师兄说了一遍。 白茂说道︰“那花柳和尚还在“众妙庵”里住吗?”紫兰笑着说道︰“之前一直是如此,现在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变化吧!你是不是想带蓝萍师姐去试他的小和尚呢?”白茂道︰“嘿嘿!你师姐什么ròu棒都想试试,我也想玩玩小寡妇嘛!”紫兰用力收缩了底下的ròu洞,把白茂的男根一夹,说︰“ròu棒哥哥,你开始抽弄妹妹的小làang穴吧!不过,师父没教我采补大法,你可不准吸我的阴精哦!”白茂道︰“我们几个师兄都很疼爱你,什么时候吸过你你的阴精啦!要吸的话,也是吸别人的,否则的话,我和你蓝萍师姐也不用到处诱人交换了!”白茂说完,开始抽弄起来,粗壮的肉凌子,刮研着紫兰的腔肉,舒服得她淫声浪叫道︰“大猫鞭倒勾刺,你刮死…妹妹了,小…没良心的,你要了…làang穴小命了…噢噢…小làang穴…酥麻了,死了…妹妹…给大猫鞭…倒勾刺…弄干…死翘翘了…”这天晚上,白茂和刘江都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过夜,各抱着对方的女人睡觉。

按下古月山人的两个女弟子把她们的男人交换耍玩,再提起灰浩事了。

且说灰浩凭他卓越的轻功,轻易玩了好几个贪官劣绅的美妾的肉体,搞得洛阳桥一带的官绅个个心慌慌。 这天,灰浩又来到一家事先打探好的贪官豪宅里了。 灰浩潜到内院,藏匿在暗处偷窥贪官的儿子与贪官的一群美妾在嘻戏。

祇见屋内有一男三女,女的都是贪官的美妾,她们是英英、双双和秀秀。

男的则是贪官的亲生儿子柏生,他趁自己的老爸进京,便与老爸的几个爱妾大开无遮大会,极尽肉欲享受。 贪官的儿子柏生脱得精赤溜光,他左拥右抱,轮流摸着两个赤身的女人身体。

这一摸,他便似欲火焚身,很想大干一回了。 他们四个人,三女一男,赤身露体地依偎一起,贪官的儿子无意中摸着二姨太英英的身体,但觉一片滑滑,如雪花豆腐般,令他一阵舒适的感觉。

贪官的儿子说道︰“英姨,你的肌肤真滑,我要亲一亲你的身体!”英英点头,她以为柏生会吻自己一双小乳,谁知柏生却把头沖进她大腿内,逐寸逐寸地吻她的小腿内侧。

英英但觉下体一震,叫了出来︰“哇!好痺,好痒阿!”贪官的儿子急忙道︰“英姨,我替你咬一咬。

”“好,用点力儿,别把它弄得痒痒的。 ”“这个我自然理解得。 ”柏生与英英、双双三人在最近一个月的时间内都经常都玩在一起,大家都熟知对方的需要。 双双一手抓住柏生一腿,便吻了起来。

她从柏生的脚跟吻起,一直往上吻去,从小腿…大腿…大腿内侧,一直吻到他那东西的根部。 秀秀是新加入的一个,她也抓着柏生的另一只腿来吻,她心里想着︰双双这样子吻小主人柏生小腿、大腿,都是为了讨好他,为了争宠,自己便要做得比她好,让小主人对自己另眼相看。 ”秀秀先吻柏生脚踝,跟着却并不向上移,而是向下游去,轻轻地吻他的脚背、脚趾隙缝,然后把他的脚掌按在自己的口与鼻之间,用自己的鼻子为他脚底做按摩。

柏生果然受用无穷,他闭着双眼问道︰“噢!是谁的脸那么滑?如此被我的脚这样踩着,实在太可惜了!”“不可惜啦!我甘心这样的。 ”秀秀说道。 “你是秀秀妹妹,对吗?”柏生道。 “对,我现在是你脚下一只蚂蚁,你可以随便踩死我,踩痛我啦!”“噢!我怎么舍得啊!美人儿!”“我替你吮脚趾,好吗?”“不要,你是我老爸最宠爱的美妾,我不敢要你做这种低贱事。 ”“别口口声声我老爸啦!我便是我嘛!”“你上来吧,别在我脚底让我踩了!”“不要紧啦!我说过要替你吮脚趾的啊!”秀秀便把柏生的五只趾头分别含在嘴裹,吮个不停,待她再吮另外五只时,发现另五只脚趾特别香滑,特别甜美。

“好香啊,吮一世也是甘心的。 ”秀秀道。 “秀妹,你吮的是我的脚趾,不是柏哥哥的啊!”英英道。

秀秀马上一吐,但随即心想︰“是谁的脚趾有何关系?是好吃的东西便是好吃。

”她便再把英英的脚趾逐一品尝,一时吸吮,一时轻咬,一时又用舌头去舔食。

“秀妹,不如你也啜啜我的脚趾吧!”双双见秀秀如此沉醉,便把自已的小脚儿也伸过去。 “不要,不要你这臭女人的臭脚。

”秀秀一把将双双的的脚儿推开了。

“哼!不吃便不吃,我也不稀罕。 ”双双不悦地说道。 就在这时,灰浩撞门而入了。

柏生大惊失色,贪官的三个美妾也吓得面无血色。

灰浩令贪官的三个美妾,把柏生紮得像一只鲤城风味的咸肉棕。

然后,那三个如花似玉的贪官美妾,也个个都祇好乖乖地听他摆布。

灰浩刚才见到那场吮脚游戏,自己不禁也心痒痒地想亲身一试。

於是,灰浩脱得精赤溜光,大模斯样地坐在太师椅上,喝令英英和双双吮他的脚,秀秀则必须替他含棒吮棍。

三女那敢不从,个个都把灰浩的脚趾,ròu棒啜吮得渍渍有声。 灰浩感觉空前之享受,他的ròu棒在秀秀的樱桃小口里涨硬如铁!然而,灰浩的主要目的还是采阴补阳,而眼前的享受除了快感,对他修炼妖术异功并没有任何好处。

於是,灰浩喝走正在吞ròu棒吮脚趾的众美,令她们一个个排仰卧在杨妃蹋上。

灰浩仔细看看这三个贪官的美妾,发觉她们燕瘦环肥,各有好处,英英是珠圆玉润奶大耻毛浓密。 双双身材苗条,纤腰仅仅盈双手一掬,但奶大臀丰,刚才她在吮脚趾时,已经见到她轻轻摆动着水蛇腰,大白屁股圆如满月。 秀秀则娇小玲珑,她的年纪其实还很小,是贪官从买回来的丫环中见她颇有些姿色而挑出来做四姨太的。

灰浩对三个贪官的四个美妾都有兴趣,他挺着粗硬的大ròu棒,先插入英英,以超出英英平时所接受的充实程度,给她一餐足饱的。

英英的汁水充足,灰浩在弄干时觉得非常顺滑,然而,英英免不了被灰浩采阴补阳的命运,她在极度痴醉的享受之中,几乎被灰浩吸取了所有的阴精。 紧接着,英英昏了过去,代之的是双双,她也被弄干得落花流水。

当轮到秀秀时,她见到身边的美人儿,一个个被弄干得昏昏沉沉,她不禁有点儿害怕起来。 然而,她仍然摆脱不了被吸取阴精的命运,灰浩很快把“吸管”插入她的花芯蜜洞,秀秀的脸色由红润变苍白,由苍白变死灰。

三个女人都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受,她们异乎寻常的淫声浪叫此起彼落,惊动了护院家丁,但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祇是联络附近富户家里的乡丁,在屋外团团包围,暗中布下天罗地网。

也因为灰浩在洛阳桥连续作案,早已惊动温陵城知府,调派高手常驻,他们也知讯戒备,祇等灰浩玩完三美出来,便合众之力,将这专门偷香窃玉的老鼠精擒拿。 (清源古月http:///3/3996/)移动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