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第一八六六章 白泽深潭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6 编辑 :本站 / 4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一八六六章 白泽深潭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这是老夫年轻时,得到的一种材料,相当不凡。 虽然小了点,但是,也足以让铸造的神兵提升小半个品阶,就送给你小子吧。

”四周,众强者的目光都是聚焦过来,紧盯着这颗墨色小石头,许多人都不禁露出贪婪之色,对这颗小石头很是垂涎。

诚然,正如黑衣老者所说,这颗石头真的小了点,用以铸造一件神兵都有些不够,但是,能够提升小半个品阶,已是相当美妙的事情。 一群白泽宗弟子们都是冷哼一声,他们对秦墨很敌视,自是见不得这少年获得好处。 不过,以白泽宗弟子的身份,若是出手抢夺这么一小颗神料石头,又着实有些掉份,会落人口实。 “这颗石头……”秦墨盯视着墨色小石头,愣了片刻,“多谢前辈的礼物,小子愧领了。 ”随即,一抬手,就将这颗墨色小石头攥在手中,生怕别人抢走一样。

这模样,瞧得众强者皆是磨牙,这少年嘴上说“愧领”,身体倒是真诚实,生怕别人抢他一样。 “你这小家伙,真是有趣。 ”黑衣老者失笑,略一沉吟,道:“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猜中一点的人,老夫再给你一点时间,三天后,再到红城黑市来,若是能够猜中。 依然有资格竞价,小子,把握好机会。 ”说着,黑衣老者起身,朝着广场外走,身形一闪,凭空消失在众人面前。 在场众强者面面相觑,而后都是议论纷纷,都是在思索,趁着三天时间,要仔细调查一番,看看能否查出那盒子的一些秘密。 其中,更有人出高价,想要购买秦墨手中的那颗墨色小石头,自然是被拒绝了。

对此,银澄嘲弄这些家伙太过妄想,就算这颗小神石并不值钱,也不是现在能够转让的。 否则,被黑衣老者知晓,很容易引起其不满,三天后不再来此,那就麻烦了。 “走吧。 ”秦墨招呼一声,与一行同伴转身离去,不在这黑市中逗留,径直离开了。

望着秦墨一行离去的背影,水色长袍青年的脸色阴沉,目光中透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斑斓岛虽不是白泽宗的地界,但是,长久时间以来,在白泽宗弟子的心中,这里早已是宗门的地方。

现在,在斑斓岛上,竟被一个少年如此顶撞,并且,还与黑衣老者持有的盒子错过,若是传到师长们耳中,少不得要被训斥一番。

“师兄,这小混蛋在斑斓岛上如此张狂,不能放任他们离去。 ”那女子传音道。

“自然是如此。 不过,三天之内,不要对这小子动手,否则,被那黑衣老头知晓,说不定会掀起什么风浪来。

”水色长袍青年沉声传音回应。

对于黑衣老者的实力,其师长们再三叮嘱过,这是一位深不可测的大高手,在久远的岁月之前,曾经横扫了白泽宗一半的强者,乃是无比恐怖的存在,千万不能招惹。 那女子点头,眼眸中跳动寒意,道:“这个我自然省得,三天之后,一旦黑衣老头离开,就是那小子的死期。 我还没受过这样的侮辱!”“这是自然。

当务之急,是黑衣老头持有的盒子,按照宗门师祖们的遗训,那盒中的宝物,恐怕比姓白的那顶轿子差,【阴诡骨塔】开放在即,一定要弄到一件惊世武器才行……”听着水色长袍青年的话语,那女子眸中的寒意更甚,在白泽宗内,白仙子一直居于她之上,这早已成了她心中的一根刺,若有机会,自是想将白仙子拽下宗门年轻一辈第一的宝座。 “那盒中之物,无论如何要弄到手,我忍姓白的已经很久了。

”那女子恨声道。

……斑斓红城,从黑市中出来,秦墨等也不去找胡三爷的踪迹,径直找了一家客栈入住。 “你这小子,真的看穿了那盒中之物?是一盒子水么?是什么模样的神水,说出来听听,本狐大人说不定知晓一些秘密……”房间里,银澄布置了重重阵法,与外界隔绝,便是迫不及待的询问起来。 萧雪晨等也是很关注,都想知晓秦墨到底看到了什么,那盒中之物真的是水么?又有何特殊之处?秦墨笑了笑,摇头道:“那盒中之物哪里是什么水,应该说那个盒子就是一深潭的水,反正我看到的是这样。 ”离开黑市的路上,秦墨仔细思忖过,终是确定了一点,他所见到的深潭,实则就是盒子上的纹路。

准确的说,那个盒子就是一盒水,但是,究竟是否由某种神水所化,就是不得而知了,也可能是盒上纹路形成的幻象。

听到这样的解释,银澄等都是发愣,这样的说法实是有些玄乎,令人难以置信。 “因为这样,那黑衣老者才说,你答对了一小部分,并没有看清盒中之物的模样?”萧雪晨美眸微动,注视着秦墨。 以她对这少年的熟悉,似乎并非是如此,不让这少年从刚才到现在,不该表现的如此谨慎。

“难道说……”陡都,房间外一阵波动,尚未等秦墨等反应过来,便见一个佝偻的身影闯了进来,正是胡三爷。 这一刻,秦墨等算是见识了,胡三爷穿过阵法禁制的本事,只见这老家伙走进房间,穿过重重禁制时,身形仿佛化为薄雾,无声无息的穿了过来,竟是无声无息,没有触动禁制的任何动静。

这样的手段,饶是秦墨等见多识广,也是无法分辨,到底是属于一种身法,还是因为这老家伙身上持有某种异宝,才能穿阵如无物。 “你这老家伙到哪里去了!?该你派上用场时,却是连鬼影也不见一个。

”银澄龇牙道。 然而,胡三爷进来之后,却是直勾勾看向秦墨手中的那颗墨色小石头,神情垂涎之极,差点就要直扑过来抢夺。 “墨哥儿,这颗小石头是不祥之物,快点丢给小老儿!”胡三爷忽然怪叫道,探手已是抓了过来,却是扑了个空。 这老家伙还真是不要脸……秦墨换了一个方位,瞪视着胡三爷,如何不知道这老家伙是想空手套白狼。 还说这颗墨色小石头是不祥之物,就算不知这小石头的来历,秦墨也很清楚,这是无法想象的一件异宝。 因为,在那盒中之物,正是这颗墨色小石头,没有其他。 “你这老头给我安分点!别尽想着坑蒙拐骗,快点说说这东西的来历吧。

”秦墨没好气的回应。

随即,就将之前,在红城黑市中发生的事情,大略说了一遍。 一行同伴也是盯视着胡三爷,都是想了起来,这老家伙在斑斓岛上待过很长时间,既是能认出这颗墨色小石头,想必也知晓黑衣老者的一些秘密。 “想不到啊!那白泽深潭中的重宝,竟是落到了墨哥儿手中。 ”胡三爷轻叹,摇了摇头,当初他来斑斓岛时,就曾想寻觅这颗墨色小石头。 白泽深潭?!那又是什么?!一时间,除去秦墨之外,银澄等都是有些迷糊,他们可没有见到什么深潭。 秦墨则是心中一震,想到之前看到的异象,惊愕道:“那个盒子真是一口深潭么?白泽深潭?”萧雪晨等也是瞪大眼睛,想到秦墨之前的言语,那个盒子竟是一口深潭所化?胡三爷也不隐瞒,说起白泽深潭的来历,他实则也并不太清楚。

只不过,曾在一本残缺的古卷中知晓,白泽湖中有一口深潭,曾孕育惊天动地的重宝,却在中古时代大战中毁去。

之后,那口深潭变幻了形状,由白泽湖深处一位恐怖生灵持有,四处走动,寻找能将重宝修复的继承者。 上一次前来白泽宗,胡三爷真正的目的,实则是想碰一碰运气,看看能否找到那口深潭。

却是不料,那口深潭没有寻到,却得到了那支银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