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中国故事 江西书院下:以礼服人的“居

发布时间:2019-07-19 编辑 :本站 / 14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中国故事 江西书院下:以礼服人的“居

中国故事·--:书院,是种汉族民间的教育组织。

古代的书院通常依山傍水,建筑风格和地点也颇为讲究。 书院自出现之起,大多建在深山幽林之处,周边古树参天,泉池流泻。 甚至常与僧院、道观毗邻。

书院大规模发展起来后,基本承袭了这特点。 书院除在建筑上要求严格以外,对于书院学生的教育,也有相对完善的教育体系。 以礼服人,则是书院育人的基本准则。

位于江西庐山老峰南麓的白鹿洞书院,在江西大书院中,名气最大,甚至享有“天下书院之首”的美誉。

白鹿洞书院,建筑面积有平方米,是个错落有致的建筑群,亭台楼阁、廊桥洞榭,应俱全。

白鹿洞书院隐于条幽静的山谷之中,周群山环绕,树木茂密,很难被人发现。

它所处之地,直到公元左右,才被唐代诗人李渤和他的哥哥李涉发现,并在此隐居读书。

而白鹿洞这个名字,还与这两兄弟有着不解之缘。

传说当时李渤养了只白鹿,这只白鹿不仅温顺,还很聪明,知道怎么帮助主人传递信件,常常往返于山间,其他人对李渤也是羡慕的不得了,称他为“白鹿先生”。 从此,就把李渤隐居的这个地方,称为“白鹿洞”。 之后,李渤考取,当上了江州刺史。

在他故地重游时,便将白鹿洞重新修葺番,不仅大量种植花草树木,还建起了座书院。

代时期,战事频繁,时局动荡,官学几近荒废,读书人求学无门,白鹿洞书院便成为当时,中国南方读书人群聚之地。

南唐朝廷就在此正式开办学馆,并委派“洞主”进行教学管理,始称“庐山国学”,此后,更名为“白鹿洞书院”。

书院的整体轮廓,其实与故宫相差不多,同样具备中轴线。

书院中大家聚集的地方,是讲堂、是藏书楼、是礼仪祭祀之地。 这处,往往都建在书院的中轴线上。

读书,最重要的是讲堂,讲堂就建在书院的中心上。 中轴线的两侧是供师生居住的宿舍,古代称为斋舍。

因为讲堂属于教学区,相对安静,没有的时候,学生就在斋舍中。

此外,这片还是会讲的场所,旦者要开课或者举行集体活动,学生也能以最快的速度,从中轴线两侧,到达目的地。 为了培养出德才兼备的学生,书院管理者自然不会放松对斋舍的管理。 像今天的寄宿学校样,书院也有住宿要求。 第,学生必须住在书院里,不住在书院的都会被;第,学生旦入学,将会统住宿编,学生必须服从分配,不得擅自调换;第,学生不得随意带他人出去,更不允许留宿他人;第,要爱护斋舍内的桌椅设施、不可以乱涂乱画;第,斋舍内的所有服装物品,都要保持绝对的整洁和干净。

说起书院,不得不提的就是朱熹。

在李渤去世之后,白鹿洞书院渐渐荒废。 直到南宋淳熙,朱熹将其重建,白鹿洞书院才得以保存至今。

朱熹在历史上是个的人,相传,朱熹的父亲曾经找人算命,算命先生对他说:“你的这个小孩,就是第个孔夫子。 ”朱熹出生,右眼角就有颗黑痣,向北斗星样排列,这在看重面相的古代,是惊为天人的事情,后必然会有非同的经历。 朱熹本人,也确实很快就开始展露头角。

岁的时候,就能自己读懂《孝经》,还写出了“若不如此,便不”的读后感。

岁之前,朱熹连续考中贡生和进士,并开始了生的和之。 朱熹在执掌白鹿洞书院以后,制订了套规章制度,被称作《白鹿洞书院》,或称《白鹿洞书院》。 这套,在学、问、思、辨,伦理关系、、为人处事等方面,都做了严格的要求。 这套成为后世书院的典范,其他书院争相效仿,有的甚至直接将其复制粘贴到自己的书院之中。 古代书院,之所以选址深山老林,和书院本身的是分不开的。

江西的大书院,包括白鹭洲书院、白鹿洞书院、鹅湖书院以及豫章书院,建造之初,他们的选址和外观设计脉相承。 书院的建筑多为石木或砖木结构、白墙灰瓦,少有鲜艳色,院中的植被,就起到了活跃气氛的作用。 书院栽植的树木,常以松、柏、槐为主,取坚毅高大之意,而梅兰竹菊,则代表超凡的态度。 白鹿洞书院曾经的“洞主”朱熹,独爱桂花树。 如今,在白鹿洞书院的丹桂亭前,有两株枝叶繁茂的丹桂,相传就是当朱熹亲手种下,至今已存活了多。 而朱熹,也常常自己的学生:“好去山头且坚坐,等闲莫要下山来。 ”也就是说,这里远离市井尘嚣,是真正能够让人读书的地方,如果你想在学术上有所造诣,就在这踏踏实实地深造吧,为官做宰那是以后的事,先要学好怎么做学问、怎么。 为了让学生们在自然中得到心灵的净化,以朱熹为首的们,只要有空,就带大家出去游山玩水,让学生们互相学问,比作诗、比写对子,起喝茶嬉闹,分热闹,这让我们颇为羡慕先贤们,在那么早就开始快乐学习,在山水之间体验知行。 在江西大书院之的鹅湖书院里,有个贤祠。 这个地方的背后隐藏着个叫做“鹅湖之会”的故事。

公元,朱熹的母亲祝氏病故,朱熹将母亲葬在福建老家。 为了守孝,自己就在母亲的墓地附近,建起书院,读书、著说、。

在这期间,他的理学体系也逐渐成型。 同时期,南宋另外位哲学家陆渊和他的哥哥陆龄,创立了“心学”学说。

这种主张切随心的学说恰好与朱熹所创立的理学体系背道而驰。

朱熹对这种价值观自然是不认同的。 到了,朱熹已经离开了福建老家回到江西,他的朋友就想牵线搭桥,让朱熹和陆渊展开场论辩,交个朋友,互相下学问。

这个辩论的地点,就选在了江西的鹅湖书院。

据说,这两个大师在“鹅湖之会”当中,争论了天夜,仍然不相上下。 有趣的是,两个人辩论过程中始终都是友谊第,比赛第,白天争得面红耳赤,晚上却能抵足而眠。

而今天,我们所缺少的,正是这种对于不同观点的接纳,以及对于不同派别的认可。

中国书院有千历史,也许它的办学不够与时俱进,它的书院建筑不够便利,不够现代化,但是它千以来积淀的中国文人应该被我们永远铭记。 信约天下,专善所托。

今晚:,中航信托独家冠名《中国故事》,“秀才”喻恩泰回首千书院文化,在山间的庭院,找寻中国文化的基因。

我们是个账,却并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