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境外媒体评香港政改:西方“迫使”北京强硬

发布时间:2019-07-30 编辑 :本站 / 15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境外媒体评香港政改:西方“迫使”北京强硬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今日向立法会简介普选方案时表示,就提名委员会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的程序,建议具体提名程序分为“委员推荐”和“委员会提名”两个阶段。 据介绍,在“委员推荐”阶段,获得120名提名委员会委员以个人身分记名联合推荐即可成为行政长官参选人。 在“委员会提名”阶段,提名委员会采用无记名投票方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委员最少应支持两名参选人。

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过半数支持并获得最高票的三名参选人成为候选人,或如果只得两名参选人符合这些条件则该两人成为候选人。 关于提名委员会产生方法,按照方案,由1200人组成的提名委员会按照现时选举委员会四大界别共38个界别分组组成;各界别分组和界别分组的委员数目维持不变。 加拿大《环球邮报》网站8月31日刊发报道称,当日,中国当局决定只允许香港举行某种部分公开的选举——这被批评者讥讽为“鸟笼民主”。

报道说,中国称新办法为“普选”,但是这一描述遭到了批评者的嘲笑。

批评者和外部观察人士称,该新办法是让北京获得对香港最重要政治职位的直接控制。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国际公司网站9月1日刊发报道称,中国为什么选择这样一种做法?首先,中国相信美国和英国正在操纵泛民主派,以推进它们自己的破坏性目标。

另外,如果香港的极端分子断定北京面对大规模抗议时总会作出退让,那么就存在出现持续混乱的可能。 报道称,归根结底,北京选择了知道自己可以通过控制行政长官选举的提名程序来控制香港领导层所带来的确定性。

报道称,真正的普选并不会解决正在日益变得不平等和两极分化的香港所面临的政府管理问题。

香港《报》9月1日刊发题为《占中迫使中央企硬》的文章称,关乎2017年香港特首普选的讨论,原本是中央和香港的内部事务,不过外国势力在政改关键时刻的挥之不去,先有以美国驻香港总领事夏千福为首的“小八国联军”频频搅局,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和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先后外访英美“唱衰香港”,加上“占中”概念于去年1月曝光以来胁迫中央于政改立场让步,迫使中央强硬从严处理香港普选问题,敲定2017年特首普选“高门槛”框架。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新界社团联会理事长陈勇分析,外国势力挥之不去和“占中”的威胁刺激,是迫使中央在政改立场企硬的原因。 他解释说,占中对于中央的刺激最大,因为占中不是纯粹“恐吓”,而且还加以演练。

加上外国影响愈来愈多,因此令中央于香港政改框架决定时倾向严谨。

文章称,外交部近日再严词批评有人无视《基本法》和香港发展,勾结外部势力,企图令香港成为对中国进行颠覆、渗透的头堡,由此可见,中央于政改立场已经“一锤定音”,根本没有半分向“占中”退让的意思,而“占中”本来就是玩火自焚。 香港《成报》9月1日刊发报道称,反对全国人大政改方案者的理论是根据《基本法》第三十九条,《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适用于香港的有关规定继续有效,通过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予以实施。 所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批评香港的选举违反“公约”。 单从这一点来判断,占领中环似乎有理,香港应该遵循国际标准,否则是假普选。

报道称,有两点是这些反对专家没有提出的。

第一,香港是中共领导下、实行主义制度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辖下的、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五十年不变的特区城市,其法律来源是中国宪法第三十一条;第二,公约在香港没有法律效力,《基本法》解释权是全国人大常委会,不是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报道称,数月来北京一直在提醒外界是谁在掌管香港,而上述决定为此上了句号。 该消息在香港迅速引发亲民主人士的抗议之声,他们主张,香港人应该被允许直接提名特首候选人。

他们已经威胁称,如果2017年不能进行真普选,将举行大规模非暴力对抗活动。

香港亲民主活动人士8月31日晚间聚集在香港政府大楼外,香港警方在这些地方加强了安保措施,并设置了路障。

全国人大常委会在有关香港普选问题的决定中称,香港未来的行政长官人选将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 全国人大常委会强调,必须坚持行政长官由爱国爱港人士担任的原则。

报道称,中央政府依靠香港商界精英以及被当地媒体有时称为沉默大多数人的支持,后者更希望稳步提高生活水平,对政治不太感兴趣。

对于香港大多数人而言,经济担忧超过了政治考量,香港市民对街头抗议一事看法不一。

香港大学5月份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反对“占中”活动,而2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支持“占中”。 50岁的厨师黄顺光说,他更担心房价、工作和退休金,而不是政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