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第三百二十一章 奸计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2 编辑 :本站 / 3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三百二十一章 奸计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听林延潮这么一番分析,林世璧,陈济川,展明都是一并点头,但是细细思考后,背后却都是不约而同出了一身冷汗。 若非林延潮识破,借口要沐浴更衣,方才已是跟着对方上了马车,那么接下来这后果真不堪设想。

林世璧对林延潮已是刮目相看,心道,换了别人得知张居正来请,还不忐忑一番,要么紧张不已,要么憧憬在飞黄腾达之中,多心之人想着这是不是鸿门宴。 但这小子却看出了里面的破绽。 陈济川大怒道:“好狠毒的计谋,我们出去把那人拿了,送至衙门去。

”展明也是铁青着脸,若是方才林延潮跟着那人不明不白上了马车,自己如何能原谅自己。

自己既入林家来,林高著,林延潮待自己都是不薄。

若是林延潮有了什么闪失,自己岂非难辞其咎。

展明道:“老爷,怎么办,是否先将外人都剁了,再顺藤摸瓜?”林世璧道:“不可造次,是谁要害宗海还不知道。 ”“还用猜吗?断然是几个生怕老爷得了三鼎甲的考生。

我们一个个去查,就知道了。 ”林世璧道:“有这可能,但也不能贸下结论,你眼下该怎么办?若是有需要的,可以去五城兵马司,顺天府几个衙门投帖子,这里我们林家都有门路。 ”林延潮笑着道:“多谢天瑞兄,我自有办法。 ”当下林延潮对陈济川道:“你拿着这帖子,去湖广会馆。

”陈济川于是拿了帖子出门去了。

林延潮见陈济川拿着帖子离开心道,之前我正愁没有门路,现在倒可借此事,来敲相府的门!张府的下人。 在门外等了许久,终于见得林延潮走了出来,总算松了口气,脸上不由浮出一抹冷笑。

这冷笑只是一闪而过,见到林延潮时,这下人微微责怪:“会元郎真令我好等啊。 ”“这真是我的不是。

只是相爷召见,岂能不郑重?真有劳久等了。 ”林延潮掸了掸袖子上的灰尘,对方看来林延潮这是洗漱一新,显然对自己这一番去张府十分郑重。

那下人点点头道:“岂敢,那请会元郎赶紧上马车吧!”林延潮笑着道:“这是当然,我这位下人陪我一同上马车吧!有些礼品,我想让这下人交给张相。 ”林延潮指了指展明。

对方见展明一副孔武有力的样子,却没有表示反对淡淡道:“好吧,会元郎也忒客气了。

”于是林延潮与展明一并走到街边。

转角口开来一辆马车停在了会馆门前。

林延潮看这马车,车厢破旧,连拉车的马,背上的毛都脱了不少。

林延潮不由笑着道:“这就是相府的马车?”那下人镇定地道:“这是相爷为官清廉,会元郎还请上车吧!”待对方与随从一并上了马车后,那下人知林延潮没有最后起疑,终于放下心来。 对方与车夫一并坐在马车前座,驱赶马车直往内城而去。

入了城后。

林延潮看见他们,虽是往城西方向而去。

但不走大路,专拣胡同小路走。 林延潮询问对方,那下人笑着道:“京城这时候大街堵着呢,咱们这是抄近路。

”展明在一旁冷笑,林延潮也不说破,就在说话间。

马车突然加速,然后顺势一拐。 从车帘外看去,似入了一间宅院。 这刚入宅院就听得后面砰的一声,林延潮看去门外被关上,接着车夫吁地一声。 将马车停了下来。

坐在马车前的,下人与车夫一并跳下马车。

随即马车四方传来脚步声,林延潮看去数人手持着钢刀,面容狰狞。 “张虎哥,这一趟还算顺利?”那假冒的下人答道:“手到擒来。

什么会元,会魁,不过是头呆头鹅罢了。

”外面传来一阵哄笑。 张虎站在车头负手对车内喊道:“会元郎,到地头了,下马车来吧!”马车里,林延潮让展明先不要轻举妄动,对着外面问道:“这就是相爷府吗?”对方哈哈大笑:“这当然不是相爷府,而是地府!”哈哈,众人大笑。 “你们是什么人?”林延潮打探对方底细,当然少不了装出惊慌的样子。 那张虎哼了一声道:“我们自是相爷府的人,会元郎,要怪只能怪你命不好,竟要与相爷的公子争状元?故而相爷让我们将你请到这里好好谈谈。 ”“张相爷?““不错,我们就是张相爷授意的,否则没有相爷亲手写的帖子哪里请的动你?““原来如此。 “林延潮索性跳下马车来,展明跟着下了马车。

但见自己身处一间破旧的四合院里,四面围着十几个大汉,大门处四五人站在那。 对方认为林延潮已是瓮中之鳖了,得意洋洋地道:“会元郎从车上下来就好。

”林延潮问道:“你们要拿我怎么办?”那张虎温和地道:“会元郎,甘心当阶下囚就好,放心,我们不会伤你。 再说伤了一名会元,此罪我也担当不起。 ”“原来如此。 那你们是要拘我在此,不让我去殿试。

如此缺考之下,我进不了三甲,也授不了官!但你们以为这样朝廷,就不会追究你们了吗?”林延潮质问道。

对方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会元郎,你猜错了,你会去殿试的,我们还会送你去。 只是在你消失这几日时,我们会放出风声,说你中式会元后,得意放纵,夜宿娼家,醉生梦死数日夜不归宿。

”“这几日,我们会先冻饿你数日。

待殿试之日,若你几次没吃饭,又兼得了重病,自是考不好,而众人见你连站立也是勉强,皆以为你放纵过度,认为你这是咎由自取。

你要解释,要伸冤,谁信?如此就算你中进士又怎么样,从此名声扫地,御史会弹劾你,连官都做不了。

而张相的公子,自是稳稳当当中了状元。 ”展明听了,不由怒从心来道:“你们真是好卑鄙!”“卑鄙?不要怪我们要怪,就怪你们生不逢时,惹了相爷和公子不高兴了。 “张虎得意地道。 就在张虎在屋内得意之时,外面巷口一对对身穿飞鱼服的官兵,已是将院子团团包围。 (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