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妃来萌宝:嫡女本难逑李宗煜,江浸月 什么是爱情精辟回答

发布时间:2019-07-07 编辑 :本站 / 178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妃来萌宝:嫡女本难逑李宗煜,江浸月 什么是爱情精辟回答

《妃来萌宝:嫡女本难逑》主角李宗煜,江浸月,是猫可爱最新完结的穿越小说,李宗煜,江浸月小说讲述了江浸月穿越了!她一个二十一世纪最强特工组织头号杀手,业内闻风丧胆的医毒天才,竟然穿越成了一个怀着龙凤胎的孕妇,还在穿越当天生产了!堂堂一个江家大小姐,未婚先孕,打死也不说奸夫是谁,沉笼之际被外祖母下人救出送到乡下,偷摸生孩子,孩子爹是谁?她一个半路穿越过来的人给忘记了…没人认领她就只得自己养,拿了人家的身体,可就得替人家报仇,把那些不该享受满门荣耀的人重新踩回地狱去,可踩着踩着,她竟然绊...精彩章节这世界上,有些缘分很玄妙。 就好像二十一世纪的江浸月死了之后穿越到了荣坤国十四岁江浸月身上,并且拿着人家的身体养着人家的孩子在人家的世界生活了四年。 就好像,她穿越当晚救了的男人,在今夜又被她救了一次。

多栽花少种刺,留着人情好办事,这两次都被江浸月救了的朝廷钦犯,江浸月实在想不出来以后有什么求着人家帮忙的地方。

大概就是哪天玩腻了江家老小,杀人放火的时候还得拜托眼前兄台帮忙收尸?所以江浸月笑眯眯的跟男人道了别,连对方名字都没有想起来问。 补了后半夜的觉,晨露微醺的时候,本该在祠堂罚跪一天一夜的大夫人苏若水,差人来说话,让江浸月准备下,用完了早膳就要去远山候府。

“大姐姐会一起去吗?”江浸月拿着桂花油,让刘妈妈一点点的给她梳顺发髻。

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带她去,是远山候府那边已经看上了江清歌了?苏若水的心思,薛妈妈按着老太太的意思早就传达了七八,江浸月十八岁还未婚嫁在京城已经算是恨嫁老姑娘了,江清歌月份甚至比她还要大。 江木苒年纪又太小,只有娴雅出色,才名在外的江清歌才能顶替了这门亲事。

“二小姐说笑了,今日是远山候府发来游园请帖,大小姐在名帖首位,自然要去的。

”符妈妈面露讥笑,甚至还带着一点小骄傲,仿佛江清歌已经是远山候夫人了一般。

江浸月眯着眼笑,乖巧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 ”符妈妈只当江浸月胆子小害怕这种场面,完全没听出来画外音。

江浸月站在衣橱前挑苏若水送过来的那些衣服。 看着一件件质量上乘样式却呆板老旧的新衣服,江浸月突然改变了主意。 她要留在侯府,现下最简单也最安全的方法,就是让这场亲退不成,她还是远山候府名义上的未来女主人,江家也就不敢轻易的拿她怎么样,重点是,想到苏若水江清歌恨她恨的牙痒痒那样子,江浸月就暗爽。

最后,她选了一件样式平庸颜色也素淡的衣服出了揽月轩。

“好孩子,昨夜吓着你了吧?”苏若水一见江浸月来了,立马红着眼眶安抚。

这是江有才的意思,老夫人昨晚上很明显的站定了立场,为了爵位,苏若水就算是再恶心眼前的江浸月,也得笑脸慈爱。 “女儿不打紧,主要是二哥,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江浸月给人添堵的本事越发见长。 苏若水被气的呼吸一滞,脸上笑容也冷了三分。

不过看见江浸月这一身刻板平庸的素裙,她又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等这门亲事退了,江浸月还不就是一个面糊团团任她蹂躏?马车已经收拾好停在了中门,原先的分配是江清歌和江浸月坐在后面一辆,苏若水坐在前面一辆,不过临上车前苏若水又着人来把江清歌叫了过去,说是有礼仪要交代。

绕过正是繁华的京城街道,远山候府离定国候府并不远,下车的时候,江浸月掏出了一直藏着的淡蓝珠光薄纱外套,给自己穿戴整齐。

原本只是一条其貌不扬甚至有点土的素裙被外套一披,淡淡的华光随着江浸月步伐移动盈盈发亮,她原本就容貌艳绝,此刻被这身素色衣裙映衬的更是如同谪仙。

侯府小厮见人来了早就上报了门房,此刻侯夫人已经站在了门口,对着江家母女三人笑意盈盈。

“浸月你胡闹什么?这样穿太失礼了!”苏若水见江浸月出了马车,脸色立马冷透了。 今日来远山候府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退亲,顺便让侯夫人相看相看江清歌。

怕侯府夫人笑话江清歌落井下石,苏若水专门替她挑了一件样式不出彩但是绣工颇费心思的素裙,此刻江清歌站在江浸月身边,倒是硬生生的被比下去了半截,这让苏若水怎么能不着急。

“这套衣衫不是您让人送过来的吗?女儿还犹豫着会不会太张扬了,但是又不想违背母亲的意思,这才在马车里把衣衫穿整齐了……”江浸月站在苏若水面前,说话轻软,眼中已经见了泪光。 站在远山候府大门口哭像什么话?况且侯爷夫人已经看见了,此刻再回去换显的他们定国候府没规矩一样。 苏若水咬牙,只能带着江清歌和江浸月进门。 真不知道江浸月是真傻还是装傻,总感觉,她并没有去乡下之前那样好拿捏了。 远山候夫人给足了苏若水的面子,亲自到了门口迎接,脸上的笑容亲切,拉着苏若水就开始夸,夸她家侯爷江有才仕途光明,儿子江梓才绝京城,女儿们……更是一个赛一个的水灵。 侯夫人头戴金丝八宝攒珠髻,垂在耳边的金步摇上,一颗足足有拇指大的贝珠前后摇晃,可见富贵,身上更是穿着银灰色滚珠边长裙,裙上绣工百花盛开,富丽高华,脸上保养的也不错,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 苏若水快笑成了一朵谄媚的金菊,亲昵的拉着侯夫人说哪里哪里。 一行人一直走过前庭入了后院,绕过粉梅缠枝绣工精致的屏风,这才到了后院女人们会客的厅堂。 屋内不少人,苏若水人缘看起来不错,跟不少认识的人打过了招呼,这才把江浸月和江清歌接过来引见。 “这是我大女儿,清歌。

”江清歌笑容恰到好处的柔软,举止优雅,站起身对着侯夫人盈盈一拜。

“清歌见过夫人。

”身边不少苏女士找过来的托,都在夸赞清歌小姐如何如何优雅又有才。 “这是我二女儿,浸月。 ”江浸月也站了起来,几乎是跟江清歌一模一样的礼仪举止,对着侯夫人福了福。 “浸月见过夫人,侯夫人万福金安。

”侯夫人颔首,背后苏女士这帮闺蜜托一个个吃了哑药一般,没有一个人说话。

接下来就是这些个夫人家长里短的闲聊,东家富说到西家穷,一直等到传了午饭,大家找了各自的席位坐下,江浸月才发现,也不知道侯夫人有意还是无意,他们被单独辟出一个席位,席面上只有她跟苏若水江清歌,还有就是侯夫人加上两个下人。

人少了,讲话也方便了,苏若水的话题自然而然的引到了退亲上面。 江浸月看了眼雍容典雅的侯夫人,轻声放下碗筷,锦帕掩了掩唇角,忽然笑着说道。

“夫人,浸月出门前曾受家中外祖母所托,给夫人带来了一样稀罕小玩意,夫人可否随着浸月移步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