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民间故事金库:妙手仁心

发布时间:2019-09-02 编辑 :本站 / 66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民间故事金库:妙手仁心

招牌被砸  清朝道光年间,在江南一条药行街上,新开了一家医馆。 医馆的主人姓柳名碧窗,从北方远道而来。

他年纪轻轻,但据说是太医之后,打出如此响亮的招牌,想必是颇有些功夫。

  而在街的另一头,当地的老字号承暄堂依然生意兴隆。

承暄堂的主人名叫高振衣,已经六十多岁了,是这一带鼎鼎大名的儒医。 他当然知道,柳碧窗的医馆近日开张了,有人问他,担不担心从此门庭冷落,无人问津。 高振衣总是轻蔑地回答:你以为医术是打拳吗,越年轻越有力气?柳碧窗不过三十出头,老夫像他那么大时,对于医道才刚刚入门,不是师傅领着,自己还不敢出手,如今年过花甲,才渐入佳境。 他柳碧窗年少狂妄,不知天高地厚,总有一天会惹出乱子来的,你们只管看着便是。   话虽如此,可当人们听说柳碧窗是太医之后,就连当地威名显赫的赵员外也请他出手了。 赵员外的父亲患了一种热病,原本一直是由高振衣诊治的,但不仅不见好,近日反而有加重的趋势,而柳碧窗的医名正传得火热,赵员外便放下架子,亲自将其请到了府上。

  柳碧窗仔细打量了病人的脸色,询问了病情,又按了脉象,看了舌苔,猛地站起来说:这哪是热病?这是极其严重的寒病。   赵员外蒙了:承暄堂的高郎中说是热病啊,还有,你难道没看见他大冬天的光着膀子,直喊热,还一个劲喝冷水吗?  这种病,叫做真寒假热。

与寻常热病不同,此热是热在外,寒在里;热在肌肤,寒在骨髓;热是表象,寒是本真。

如若只懂以寒治热,便永无宁日矣。

柳碧窗口若悬河地说着,直把赵员外说得目瞪口呆。   把原先的药方拿来给我看看。 柳碧窗又吩咐道。   赵员外赶紧找出高振衣开的方子,恭恭敬敬地递上。

柳碧窗扫了一眼,笑道:这方子南辕北辙,并没切中要害,所幸令尊尚留残命,如若再迟,恐神仙亦无能为力。 他边说,边埋头开方子,那运笔如行云流水一般,尽显胸有成竹的名医风采。   待方子写完,他看都没看,往桌上一扔说:快去抓药吧,只抓两剂,不许多抓。

抓来赶紧煎,一剂知,二剂已。 不出意外,病人应该后天痊愈,到时来我医馆付诊费。 说完,便径直走人。 直到他出了府门,赵员外还没回过神来。   倒是底下的丫头机灵,立刻拿了药方,出去抓药了,煎完马上让老爷服下。

两天后,柳碧窗的话果然一一兑现。

  赵员外不禁喜怒交集,喜的是父亲的病终于好转,怒的是高振衣谋财误人,害其父亲白吃了这么些天的苦。 他一气之下,集合了众家丁,气势汹汹地赶到承暄堂,竟当着众人的面将承暄堂的牌子给砸了下来。   如此一来,承暄堂可算是名声扫地了,高振衣自己也是又羞又愤。   病入膏肓  一连几日,承暄堂无一人光顾,高振衣总觉得承暄堂是要彻底败落了,正愁眉不展间,一个令他惊喜万分的消息传入了他的耳朵:柳碧窗竟然不懂女科。

  一开始他以为只是个别病患的造谣,为此他还特意派了一个亲信,谎称妻子有病,赶去柳碧窗那儿看病,没想到柳碧窗支支吾吾憋了半天,才道出实情:在下对于女科,尚未涉足,实在不敢为你妻子诊病,万望见谅。   这真是令高振衣喜出望外,他觉得这是承暄堂东山再起的大好机会,便适时打出了高氏女科的招牌,以广揽病患。

  就这样,承暄堂的生意又一天天好起来了。

高振衣逢人便说:大家听着,女科乃医道之基本,那柳碧窗连女科都不会,又何论其他。 那黄毛小子的医术绝对是靠不住的,以往的案例,我看不过是碰运气而已。   老百姓觉得高振衣的话有道理,渐渐地,也就不再相信柳碧窗,而又重新信服高振衣了。

  有一年春天,天气反常,高振衣的女儿患上了一种怪病。

症状是忽冷忽热,白天仿佛泡在冰水之中,寒栗不能自禁,到了晚上又火烧火燎,只能穿一件贴身的肚兜,多穿一件则汗如雨下。

  高振衣亲自为其诊断,竟未见寸功。

如此持续到冬天,前病未已,心下又起一包块,导致胸闷头痛,饮食不下,骨瘦如柴,年方十八而经断,到最后连说话都觉费力,只能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种种危象,都属不治之症状。   病情至此,高振衣已然束手无策,他所请来的远近名家,也都摇头的摇头,叹息的叹息,有的还能留张药方,有的则连药方都不敢留,就像避瘟神一样逃走了。

  面对日渐病危的女儿,高振衣流下了眼泪。 这时,只听他儿子在旁边说:父亲,事已至此,不如请柳碧窗来看看。   高振衣暴跳如雷道:你难道不知道那姓柳的不懂女科吗?你想害死你妹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