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学生论文公示】1980—2008年美国家庭负债的增加与原因

发布时间:2019-08-18 编辑 :本站 / 180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学生论文公示】1980—2008年美国家庭负债的增加与原因

图51979-2009年美国商业银行贷款业务变化(数据来源:BoardofGovernorsoftheFederalReserveSystem(US),RealEstateLoans,AllCommercialBanks[REALLN],retrievedfromFRED,;https:///series/REALLN)通过住房贷款等家庭债务的扩大,由利润率对工资率的挤压、收入分配不平等程度加强导致的剩余价值实现的矛盾暂时得到了缓解,成为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柱,但是其代价是经济可持续性发展的丧失。 (四)家庭负债结构的自我再生产恰如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言,如果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以一定的社会生产条件为前提,那么再生产不仅仅再生产出产品,也会再生产出这种生产关系与相对应的分配关系。

由于个人的消费过程实质上是劳动力的再生产过程,因此它也是资本生产与再生产的一个要素。

由此推之,个人的再生产过程也就会再生产出消费的前提条件。

由于这一阶段家庭消费的主要资金来源是负债,家庭负债的不断累积也就会不断再生产出产生债务的条件:工人与资本之间的分配不平等,工人被剥削的程度不断加剧,原有的阶级关系不断加固。

首先,在实际工资停滞的情况下,旧债务会自发为新债务开辟道路。

信贷大规模地介入家庭领域改变了传统的劳动力再生产过程。

劳动力的再生产过程不再始于用工资购买商品,而是始于借贷。

债务为工人消费提高了额外的资金来源,也使其背上了偿还本金与利息的负担。

因此,在劳动力再生产过程再一次开始时,工人无法将工资全部用于消费,而是要率先将工资的一部分用于偿还上一期债务所留下的本金与利息,剩余部分才可用于消费。

与剩余价值被分配为利润与利息相似,工资也被分配为消费与利息。 然而,这两种利息的来源与对借款人的影响是不同的。

金融资本借给产业资本,产业资本将这笔钱用于购买生产资料,雇佣劳动力以创造剩余价值。 金融资本的利润,即利息就来源于这部分剩余价值。 由于这部分剩余价值是产业资本家利用借来的钱额外创造的,因此他原有的财富并不会受到影响。

在货币顺利回流的前提下,产业资本家并不需要为这笔贷款付出额外的代价。

然而,贷款对于工人来说却并不是这样。

工人将债务作为额外的消费资金来源。 此时,这笔贷款仅在流通领域,以货币形态发挥作用。

而不是像在产业资本家手中在生产领域,以资本形态发挥作用。 工人所偿还的利息仅能够来源于他下一阶段与上一阶段相同的工资。 此时,金融资本的利息不再像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分析的那样仅来源于生产领域中所创造的剩余价值,还来源于对工人工资的剥夺。

拉帕维查斯将这一转移称为金融征用。 工人不仅要在生产领域忍受产业资本的剥削,还要在流通领域忍受借贷资本对他们的剥夺。 在劳动力再生产的第二期,工人能够用于消费的工资部分减少。 此时工人如果想维持原有的消费水平,就要背负上新的债务。

由此,旧债务为新债务开辟了道路。

其二,资本的不断积累会导致相对过剩人口的产生,相对过剩人口对就业工人产生努力工作的压力,从而推动资本积累的速度加快。 自发增长的家庭负债也会对工人产生类似的压力。 首先,如上所述,债务的归还依赖于劳动力这种商品在未来能够被稳定地销售出去。 此时,工人失去工作的成本增加。

工人为了保证劳动力在未来稳定的销售,就要努力地工作,接受资本家越来越苛刻的条件。 劳动对资本的依附与承诺被进一步强化。 其三,在实际工资停滞的情况下,那么工人增加收入以偿还债务的唯一方法就是工作更久的时间。

这意味着工人只能被迫接受资本家工作更长时间的要求。 然而,一旦工人都工作足够久的时间,资本家就会默认加班是工作的常态。 资本家就不会为更长的工作时间支付更多的工资。

最终工人的工作时间更长,工资却持续停滞。

此时,工人提供的无酬劳动进一步增加,绝对剩余价值进一步增加。

资本对工人的剥削进一步加强。

第四,债务掩盖了劳资之间的阶级矛盾,使工人丧失斗志,影响了工人的议价能力。

在没有家庭债务的时候,工人的工资等于所购买的生活资料的价格。 也就是生活资料的价值与劳动力的价值相等。 然而债务使得生活资料的价值暂时与劳动力的价值脱钩。

当工人可以大量地消费时,他们就会忽略停滞的工资与施加在自己身上不断加剧的剥削。 与斗争相比,借债成为一个更容易因此更受到工人偏爱的选择。 因为它不需要工人冒着失去工作的风险,也避免了与其他工人联合在一起运动的麻烦。 当工人没有看到债务的本质与其所掩盖的矛盾时,债务会使这部分工人疏于斗争,从而削弱整个工人阶级的斗争能力,使资本家更容易保持工资停滞。 家庭负债与企业加强对工人的剥削,工人工资停滞形成了相互促进的循环过程。 因此,家庭负债一方面保证劳动力再生产过程能够顺利进行,另一方面保证劳动力更加依附于资本。

在这个无情的世界里,家没有成为避风港,反而成为了工人在生产领域所受到的剥削的有效补充:工人消费的越多,背负的债务越多,在生产领域所要接受的剥削就越多。

罗马的奴隶由锁链被奴隶主所支配,这一时期的劳动者则是以家庭负债为锁链被资本所牵制。

它成为现存阶级关系的强大支柱,支撑着整个经济体系内资本家对工人支配权力的增强。

(五)家庭负债结构恶化与经济危机在家庭信贷扩张的背景下,家庭不仅仅消费大宗商品并再生产劳动力,还越来越多地参与到金融活动之中。 企业追求利润率最大化的决策使工人工作条件恶化,家庭负债增加。

与此同时,在家庭被越来越多地裹挟入金融领域之时,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追求利润率最大化的行为也会推动家庭负债结构的不断恶化。 在美国家庭负债结构逐渐走向恶化,总结构中庞氏负债结构比重上升的过程中,银行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在房价上涨与政府对金融市场的管制不断放松的背景下,银行积极推出了一系列金融创新产品。

其中一些金融创新产品的条款使得家庭背负的偿债承诺随时间流逝不断增加,推动着家庭融资结构的不断恶化。 同时,房价的上涨还刺激着银行不断放松信贷标准,将越来越多的贷款发放给收入与信用评级都很低的家庭。

次级抵押贷款规模的扩大使很多家庭一开始就是庞氏负债结构。

随着金融产品创新与抵押贷款规模的扩大,银行面临的风险也随之增加。

银行又进行了一项关键的金融创新以转移风险抵押贷款证券化。

由此,银行将贷款风险转嫁给一系列投资者,为银行进一步扩大家庭信贷规模提供了条件。 此时,抵押贷款与房价形成了一个相互促进的循环过程:金融产品的创新促进了抵押贷款规模的扩大,抵押贷款规模的扩大刺激着人们购房,从而推动房价上升。 房价上升使得之后购买房屋的家庭又需要更大规模的贷款。 房价的不断上涨与低利率又刺激着人们的投机情绪。 停滞的实际工资与上涨的房价使得工人意识到在无法通过工资提高生活水平时,通过购入资产,等待资产升值以获利也是一种不错的方式。 同时,在这两个条件下,一旦人们无法偿还利息,总是可以通过再融资或者将房屋卖掉变现来解决债务危机。 这为工人的投机行为创造了客观条件。 投机热潮使得新获得贷款的家庭越来越多地为投机负债或者庞氏负债结构。 在这种情况下,银行虽然成功地将风险转移出去,但是整个经济系统的风险却不断累积。 表1次级抵押贷款的承销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