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第二十三章-秘密被揭露

发布时间:2019-08-17 编辑 :本站 / 115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二十三章-秘密被揭露

  俄狄甫斯杀父娶母,这一可怕的秘密多少年后仍未被揭露。

他虽然有罪过,但还是个善良而正直的国王。 在伊俄卡斯特的辅佐下,他治理底比斯,深得民众的爱戴和尊敬。

  过了一段时间,神祗给这个地区降下了瘟疫,任何药物都失去了作用。

底比斯人认为,这场可怕的灾难是神祗对他们的惩罚。 他们自动集中到宫门前,要求庇护,因为他们相信国王是神祗的宠儿,一定会有办法的。

祭司们手拿橄榄枝条,领着大队的男女老少,涌到王宫前。

他们坐在神坛周围和台阶上,要求国王接见。   俄狄甫斯走出来,问城内为何献祭的香烟缭绕,为何到处怨声震天。

一位老年祭司回答说:国王啊,你可亲眼看到,我们遭受到怎样的灾难:瘟疫流行,干旱烧焦了牧场和山林。 我们忍受不了折磨,前来找你,请求帮助。 你曾经从残酷的斯芬克斯的手里把我们解救出来,这一定有神祗暗中帮助你,所以我们信任你,你一定能够再次拯救我们。   可怜的人哪,俄狄甫斯说,我明白你们的请求,我知道你们的苦难。

没有人比我更关心这些了。 我不是只关心一两个人,我是关心整个城市的命运!我想来想去,相信自己找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

我派克瑞翁到特尔斐去寻找阿波罗的神谕,问问怎样做才能解救这座城市。

  国王正说着,克瑞翁已经回来了。 他当着男女老少的面向国王报告神谕的内容。

但这神谕并不能使人感到安慰。 他说:神祗吩咐,把藏在国内的一个罪孽之徒驱逐出去。

否则,你们永远摆脱不了苦难的惩罚,因为杀害国王拉伊俄斯的血债使整个城市陷于毁灭。   俄狄甫斯根本想不到是自己杀害了国王,他要求把杀害国王的事讲给他听。 听完后,他宣布,一定要亲自处理这桩杀人案,然后遣散了集合起来的居民。

  俄狄甫斯当即在全国发布命令,无论谁,只要知道杀害拉伊俄斯的凶手的情况,必须立即前来报告。 如果知情不报,或者窝藏同伙,以后一律不得参加祭祀神灵的仪式,不得享受圣餐,不得跟国人有任何来往。

最后,他发誓,要诅咒杀人凶手,使他一生痛苦和不幸,即使他隐藏在王宫里,也不能逃脱重责。

此外,他又派出两位使者去邀请盲人预言家提瑞西阿斯。

  他预测隐秘事的能力简直不亚于阿波罗本人。   提瑞西阿斯由一名男孩牵着过来了,他来到居民和国王面前。 俄狄甫斯把国人遭受的灾祸告诉了他,说这不仅像一座山一样压在他的心头,而且也压在全国人民的心头。 他请提瑞西阿斯运用他神异的能力,帮助找出杀害国王的凶手。 但提瑞西阿斯发出一声悲叹,朝国王伸出双手,推辞说:这种能力是可怕的,它将给那个知情人带来杀身之祸!国王哟,让我回去吧!你承受你的重担,让我也承受我的重担吧!  俄狄甫斯听了这话,更要他显出本领,而围着他的居民们也纷纷跪在他的面前,可是他仍然不肯回答。 俄狄甫斯大怒,指责他知情不报,甚至说他是帮凶。 国王的指责逼得他不得不说出了真相。 俄狄甫斯,他说,你说出了对自己的判决。 你用不着指责我,也别指责居民中的任何人。 是你自己的罪恶使整个城市遭殃!你就是杀害国王的凶手,又是你跟自己的母亲在罪恶的婚姻中一起生活。   俄狄甫斯对这些话还是不明白,他指责这个预言家是骗子和恶棍。 同时他又怀疑克瑞翁,责备他和预言家合谋设此谎言,妄图篡位。 现在,提瑞西阿斯毫不含糊地称他为杀父的刽子手和娶母为妻的人,预言他将面临灾难。

他一边说,一边牵着孩子的手,愤怒地离开了国王。 克瑞翁也激烈地指责俄狄甫斯毁谤他,两人激烈地争吵起来。

伊俄卡斯特竭力劝解,也无法使他们平静下来。 结果克瑞翁怀着委屈,愤愤地离开了俄狄甫斯。   伊俄卡斯特比国王更不明白事情的真相。

这个预言家说的事是多么荒唐啊!就拿这件事来说吧,我的前夫拉伊俄斯得到过一则神谕,说他将会死在自己儿子的手里。 但事实怎样呢?拉伊俄斯被强盗打死在十字路口。 而我们唯一的儿子在出生后就被绑住双脚,扔在荒山上,可惜他出世还没有三天就死了。

  这番嘲讽话,俄狄甫斯听了,大受震动,王后却根本没有意料到。 在十字路口?他惶恐地问,拉伊俄斯死在十字路口?告诉我,他是什么模样,他有多大岁数?伊俄卡斯特并没有明白丈夫为什么激动,她不假思索地说:他个子高大,头发灰白。 模样,跟你非常像。

  俄狄甫斯听了感到说不出的惊恐,他心中模糊的问题一下明朗了,像被闪电照亮似的。

  啊!提瑞西阿斯并不是瞎子,提瑞西阿斯是个眼睛明亮的人!俄狄甫斯大声说。

他虽然知道了可怖的事实,但他仍然问了又问,似乎希望答案能证明这是一场误会。 可是一切细节都吻合。 最后他听说当时有一个仆人逃了回来,报告国王被杀害的消息。

这个仆人在看到俄狄甫斯登上王位时,恳求离开城市,到最远的牧场上去为国王放牧。

俄狄甫斯想亲自盘问他,便派人把他召回来。 仆人还没有到达,科任托斯的使者却到了宫殿,向俄狄甫斯报告,说他父亲波吕玻斯去世了,要他回去继承王位。

  王后听到这个消息,得意地说:尊贵的神谕啊!你所说的真实在哪儿呢?应该被俄狄甫斯杀死的父亲现在却寿终正寝了!但敬畏神祗的俄狄甫斯听了又是另外一种想法。

他虽然愿意相信波吕玻斯是他的父亲,可是又不能不相信神谕是灵验的,因此不愿回到科任托斯去,因为那里还有母亲墨洛柏,而神谕的另一半内容,说他将会娶母亲为妻。 他不能不考虑这一点。 但这种疑虑,被科任托斯来的使者打消了,因为他正是多年以前从拉伊俄斯的仆人手中接过孩子的另一位牧人。

他对俄狄甫斯说,他虽然继承王位,可他只是科任托斯国王波吕玻斯的养子。

俄狄甫斯又追问把婴儿送给他的那位牧人在哪里。 手下人告诉他,那个人就是在国王被害时逃出来的仆人,现在边境放牧。

  伊俄卡斯特听到这些,绝望地走开了,离开了丈夫和聚在宫门口的平民。

  那个年老的牧人从遥远的地方被召回来了。 科任托斯的使者马上认出了他。 可是老牧人吓得面如土色,他想否认这一切,直到盛怒的俄狄甫斯威胁他时,他才抖胆说出了真相:俄狄甫斯是国王拉伊俄斯和王后伊俄卡斯特的儿子。

可怕的神谕已经应验:他杀死了父亲,并娶母亲为妻。

一切都已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