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感皇恩·兰芷满汀洲》贺铸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发布时间:2019-07-25 编辑 :本站 / 176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感皇恩·兰芷满汀洲》贺铸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作品简介《感皇恩·兰芷满汀洲》是北宋词人贺铸的一首婉约词,上阕记述一对恋人分别时的情景,下阕写男主人公对恋人的一往情深和无限盼望。 这首词很像一首缩写的《洛神赋》,描写了主人与伊人相会、虽则两情交通却终不能互诉心曲,以及伊人飘然离去后的怅惘之情。 整首词言辞空灵、清疏淡远,情致凄切哀怨,风格委婉细腻。 词作原文感皇恩兰芷满汀洲,游丝横路。

罗袜尘生步,迎顾。

整鬟颦黛,脉脉两情难语。

细风吹柳絮,人南渡。 回首旧游,山无重数。 花底深朱户,何处?半黄梅子,向晚一帘疏雨。 断魂分付与,春将去。 作品注释①感皇恩:即《人南渡》,唐教坊曲名,后用作词调。 始见于敦煌曲子词。 宋词始见于张先词。

②兰芷:香兰、白芷,均为香草。

汀洲:长满香草的水中陆地。

③游丝:荡漾于空中的昆虫所吐的丝缕。 庾信《春赋》:“一丛香草足碍人,数尺游丝即横路。 ”④“罗袜”句:《洛神赋》有“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⑤整鬟颦黛:略整秀发,微皱双眉。 ⑥脉脉:相视貌,含情不语貌。 《古诗十九首》之十:“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⑦旧游:过去游玩处。

⑧朱户:红色房子,喻富贵人家。 ⑨向晚:傍晚时分。 ⑩分付:指交托。

春将去:把春带去。

作品译文香草铺满芳洲,空气中漂浮着游丝。 她款款而来,步微履细,好似被芳草阻住了相见的脚步。 他迎身上前,只见她手扶危鬟,黛眉暗蹙,二人相顾无言,唯有脉脉深情。 微风吹拂着柳絮,他南渡金陵而去。

回首过去游玩处,举头四望,群山成列。 事隔经年,她现在是在某处花丛中的朱门深院内,还是在何处?春意将尽,梅子也已半黄,傍晚时分,疏落的雨丝透过帘幕送来的阵阵清寒。 魂断了,就托付给步程匆匆的春天,一块带走吧!创作背景该词大概作于宋哲宗绍圣四年(1097年)或元符元年(1098年)江夏任上。 时值春末,词人触景伤情。 回忆起一两年前的一段难舍之爱,心中无限怅惘。

赏析评价这首词写相思之情。

上阕记述一对恋人分别时的情景,下阕写男主人公对恋人的一往情深和无限盼望。

诗人以凄切之情,发哀婉之调,寄寓着自己失意的心怀,全词意蕴悠长,情余言外。

开首二句写景。 阳光明媚,春风和煦,湖波微起,荡漾涟漪,芳气郁郁,秀色青青,在这幅春景图中,慢慢地走出了一个漂亮的女子。

“罗袜尘生步”是形容她步履的轻盈,也带出她体态的优美。

见到恋人的到来,等候的男子急忙迎上前去。 “迎顾”二字,既表现了他的行动,也体现了他的心情。 接下“整鬟”,说明她已经过精心的打扮;“颦黛”表示她正忧愁不乐。 在如此的美景之中,见到自己的情人,应该十分喜悦才是,然而她却紧紧颦着双黛,这就表明她那黯然销魂的神情。

临别之际,按理说应是“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的情景,而他们却“脉脉两情难语”。 “脉脉”有含情欲吐之意,既然有千言万语的柔情蜜意,而又觉”难语”,这就把他们绵邈凄婉的情态描摹得极为深致。 接着,诗人通过愁的象征一一柳絮的描写,进一层地道出了他们伤感的情怀,并直接逼出”人南渡”,点实词意,结束上阕。

过片以“回首”一气贯下,写对恋人的追念。

“回首旧游,山无重数”。

诗人着力从男方的角度来表现,这与诗人把自己的情怀寄寓在男主人公身上不无关系。

正因为昔时的恋情是如此的欢乐,如此的温馨,所以在分别之后。 他才会“回首”,也值得“回首”。 然而,举头四望,所见只是群山成列而已。

“山无重数”境界开阔辽远,其用意则在于展示人物内心的寂寥空虚,也暗示关山的迢递,故接下有“花底深朱户,何处”的疑问。

“花底”写环境之优美,“朱户”写房室之富丽,其中嵌入一个“深”字,则将小红搂掩映在花木革树丛中的势态表现了出来。 他的思念始终环绕在恋人的身上。

他想象着,他思念的恋人可能在“花底”,有可能在”朱户”。 这问题似乎太迷人了,他象是进入了恍惚迷离的心态之中,于是索性掷出一个“何处”的问号。

天地茫茫,情人不知何处,教他柔肠寸断。

到这里,诗人没让他的感情喷涌而发,而是宕开一笔,以写景进一步蓄情。 “半黄梅子,向晚一帘疏雨”,是他的所见,也是他的所感。

一片风景,一片心情,梅子烟雨,也是他郁暗心情的表露,梅子黄时,细雨如丝,他的愁,如迷漫天地的梅子雨一般,无边无际地梭织着,使他无法逃遁,无法挣脱。

在雨声的淅沥中,春光流逝了,春色衰残了,他那凄骑、迟暮、孤独的怅恨之情终于饱和到了顶点。 “断魂分付与,春将去”,这时怀人和伤春已交织在一起了,从而转折出一片时不我与的无奈心情。 结语构思奇特,痛苦不堪的主人公要把“断魂”交付给春天带走,其实谁都明白这是徒劳的,正如冯延巳所云:“谁道闲情抛却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

”(《鹊踏枝》)然而正是这结语产生了语已尽而情未了的艺术效果。 [6]整个下片抒情,传导出的是缠绵、痛苦与无奈。 整首词情致凄切哀怨,风格委婉细腻。 从回忆旧日临别时的惆怅到描写别后的相思落寞,语言凄婉,一往情深。 其怀人的愁思和语词意象的选用与《东山词》中的压卷之作《横塘路》(即《青玉案》)有几许相似之处。 词牌简介感皇恩,唐教坊曲名,双调六十七字,前后段各七句,四仄韵。 陈旸《乐书》:祥符中,诸工请增龟兹部如教坊,其曲有双调《感皇恩》。 《金词》注:大石调;《中原音韵》注:南吕宫。

党怀英词,名《叠萝花》。 作品格律双调六十七字,前后段各八句,六仄韵兰芷满汀洲句游丝横路韵罗袜尘生步韵回顾韵整鬟颦黛句脉脉多情难诉韵细风吹柳絮韵人南渡韵○●●○○ ○○○● ○●○○● ○● ●○○● ●●○○○● ●○○●● ○○●回首旧游句山无重数韵花底深朱户韵何处韵半黄梅子句向晚一帘疏雨韵断魂分付与韵春归去韵○●●○ ○○○● ○●○○● ○● ●○○● ●●●○○● ●○○●● ○○●作者简介贺铸(1052—1125),宋代词人。

字方回,自号庆湖遗老,卫州共城(今河南辉县)。 宋太祖孝惠皇后族孙。

曾任泗州通判等职。

晚居吴下。 博学强记,长于度曲,掇拾前人诗句,少加隐括,皆为新奇。

又好以旧谱填新词而改易调名,谓之“寓声”。

词多刻画闺情离思,也有嗟叹功名不就而纵酒狂放之作。 风格多样,盛丽、妖冶、幽洁、悲壮,皆深于情,工于语。

尝作《青玉案》,有“梅子黄时雨”句,世称贺梅子。 有《庆湖遗老集》《东山词》(又称《东山寓声乐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