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第二百三十四回 御姐服软沧狼行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2 编辑 :本站 / 192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二百三十四回 御姐服软沧狼行最新章节

两只手慢慢地移动到自己的肚兜上方,抓住了上沿,作势欲撕,李沧行那魔鬼一样的声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徐林宗真是好福气啊,屈彩凤,我最后一次问你,你若不说以后想说也不可能了,因为我是个男人,你让我无法控制自己了。 ”屈彩凤知道马上要发生什么了,更清楚李沧行绝对是说一不二,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她失了魂一样地喃喃地应道:“别,别撕我的衣服,我说,我全说。 ”屈彩凤感觉到胸前的两只该死的爪子移走了,李沧行冷冷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再想耍花样我可不会再停下了,我在听着呢。

”屈彩凤的声音带着哭腔:“我并不知道谁是你们中的内鬼,平时给我报信的是陆炳,他现在人并不在这里,而是去了洞庭一带,所以这次告知你们行踪的是画眉本人。

”李沧行反复念了这个名字几遍:“画眉?”屈彩凤道:“是的,就是他放在你们峨眉的内鬼。

难道你不知道青山绿水计划么?”李沧行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来了兴趣:“没听说过,怎么回事?”屈彩凤幽幽地说道:“就是陆炳训练了一批间谍打入各大门派,挑起正邪各派的恶斗,每个门派内他都有人在,各自都有代号。

在峨眉的就是画眉,还有朱雀你们也见识过。 ”李沧行不屑地说道:“哼,你以为他在你们巫山派就没有放过间谍?即使这样也跟他合作?”屈彩凤木然地摇了摇头:“陆炳找过我们,说我们巫山派不象一般门派那样对外公开招人,全是师父从小收养孤儿养大,很难打入,所以上次连来我们这里送信都是临时派了朱雀,如果内部有人。

何必这样?”李沧行还是不信:“你太小看陆炳,也太高估你们巫山派了。

我就不信你们不从分寨进人,不信你们的分寨也全是从小收养没有问题的孤儿。 ”这点屈彩凤倒是没考虑过。

听到后一愣:“这……。 ”李沧行的声音中透出一阵不耐烦:“我现在没兴趣听你们巫山派的事,现在我只想知道画眉是谁。 如何跟你联系。 ”屈彩凤叹了口气:“陆炳跟我说过,他在峨眉的内线叫画眉,紧急时她会与我直接联系,靠的是飞鸽传书,以一个特殊标记的印章为信物。

”李沧行冷笑一声:“那张画眉给你的字条还在不在。

”“在我外衣的内袋之中。 ”屈彩凤有气无力地回答,这回她真的是彻底交代了,耳边听到一阵翻衣服的声音。 屈彩凤的身躯在这十二月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她露在外面那凝脂般的肌肤变得通红,说话都开始带起了鼻音:“李沧行,我已经全说了,你快放了我。 ”李沧行开了口。 但显然不是在跟屈彩凤说话:“师妹,找到了吗?”沐兰湘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没错,大师兄,这回她说的是实话。

”李沧行哈哈一笑:“给她套上衣服吧,好了以后叫我。 ”屈彩凤还没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只见眼前一亮,蒙眼的布已经被取下,火堆边李沧行负手而立,眼上蒙着一块黑布,而沐兰湘满脸通红。 紧紧地咬着嘴唇,正在给自己松绑,顺便把身上的披风裹在自己只剩下一件肚兜的*上。

“李沧行,这是怎么回事?”屈彩凤脑子一下子陷入了迷糊状态,沐兰湘不是刚才给赶走了吗,怎么又出现在这里,还给自己穿衣服,而这该死的李沧行为什么和自己一样眼上蒙了布?她一下子又恢复了一个女人的好奇心。 沐兰湘的声音低得象是蚊子哼:“屈姑娘,大师兄刚才是吓你的,其实我跟大师兄早就约好了,一直就在附近,他蒙上你眼睛后,那些,那些无耻行径都是我做的,大师兄只是发话而已,他不是你想象中的淫邪之徒,给你蒙上眼后自己也蒙上了眼,我是照他的话做那些……”沐兰湘突然羞得满脸通红,直接跑到了一边,再也不回头。 屈彩凤这才明白自己又被李沧行耍了,一下子“臭流氓,狗贼”之类的话不绝于口,但心里却为自己清白得保暗自高兴起来。 李沧行淡淡地说道:“屈姑娘,我可以取下眼上的布了吗?”“你这臭流氓最好瞎了眼,一辈子也别看到东西,免得再祸害人间。

”屈彩凤恨恨地说。

“眼睛瞎了的不是我,而是你屈姑娘。

”李沧行一边说,一边取下了眼上的黑布:“你放着师仇不报,却跟杀师仇人合作,你真的以为达克林杀你师父只是为了个人恩怨?”“你师父在江湖上名气这么大,达克林不是借了锦衣卫的势力,怎么可能报仇成功?你跟陆炳打过交道,应该知道达克林也不过是他手下一个走狗罢了,没他的首肯,根本不可能自己行动。 ”“来送信骗你师父出去的朱雀就是陆炳亲自安排的,弄了半天,你连真正的仇人是谁都不知道,不去报师仇,却跟着峨眉把仇越结越大,这不是亲痛仇快是什么?”屈彩凤双眼圆睁,绝世的容颜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牙齿咬得格格作响:“我不管,臭流氓,你不管再说什么,我也不会听你的,你杀我姐妹在前,辱我骗我在后,再想让我听你话罢手,那是做梦!你今天最好把我杀了,不然只要有我屈彩凤一口气在,天涯海角我也要你的命。

”她吼完便趴在地上,嘤嘤地哭了起来。 李沧行摇了摇头,不再看屈彩凤,走到沐兰湘身边拿过了字条,在火光下看了看,道:“果然是她。

”沐兰湘凑了过来,看那字条上的字,讶然道:“这不是许师姐的字迹么。

难道真的是她?”李沧行沉痛地点了点头:“我也不希望是她。 但事实胜于雄辩。 ”地上的屈彩凤突然笑了起来:“许冰舒,果然是她,怪不得几次跟我们交手,她好象都留有余地,不尽全力,原来画眉是她啊。 可惜,给你们挖出来了,以后再帮不了我们。

”李沧行不理屈彩凤,直起了身,对着沐兰湘说道:“我们走吧。

这毕竟是峨眉的家事,还是让她们处理的好。 ”空中突然响起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似金属碰撞一样:“李沧行,你的进步实在让我吃惊,居然能学到主动设局挖鬼了,看来我当初答应三年不碰你是个失误。

”伴随着这声音,陆炳如大鸟一般的身形凌空降下,落在屈彩凤身边,在屈彩凤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前,陆炳一指戳在她颈部穴道,顿时屈彩凤再次陷入了昏迷之中。

沐兰湘花容失色,一下把剑拔了出来,悄悄地在李沧行耳边问道:“师兄,这就是陆炳吗?”李沧行点了点头:“是的,在武当时你不是见过?”沐兰湘咬了咬牙:“隔了好几年,而且当初只顾着运功抵挡他的笑声,又离得远,没认清。 ”李沧行的眼中杀机一现:“记住这张脸,总有一天我们会找他决一死战的。 ”陆炳饶有兴致地负手而立,听着二人的对话,笑道:“沐姑娘果然是清秀可人得紧,怪不得李少侠一直对你念念不忘。

今天算是第一次正面相对,作个自我介绍好了,在下锦衣卫总指挥使陆炳,见过峨眉李少侠,武当沐姑娘。

”沐兰湘愠道:“我才不想和你这恶贼打招呼呢。

你是见阴谋要暴露了,过来想杀人灭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