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把汉阳写成一棵树-散文

发布时间:2019-06-12 编辑 :本站 / 18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把汉阳写成一棵树-散文

把汉阳写成一棵树-散文_经典散文_文章网搜索把汉阳写成一棵树美文网|2013-01-1900:50|01我再次造访汉阳的时候,正巧遇上了这座城市雾霾最深沉的时段,钟家村大街的交通状况,还是如几年前那般拥堵,混乱,而且因为季节是在年尾,混乱的大街上还不时冒出几处略带年味的pop广告。 灰色的天空,寥寥的行道树,香樟已死,梧桐枯萎,只有高调的商家用大功率的哪叭外放着促销音乐,这让钟家村和汉阳给我的古老又现代的感觉没有因为这个寒冷的季节和雾霾改变多少,城市的现代化进程让人欣喜。 我习惯这种不改变,依旧在满是人流的年货交易市场好奇地浏览着每一件斑斓的年货和每一位准备购置年货的行人。 钟家村商业街的人流很有规律,从市场的一头进来,再统一从另一头离开,有收获和没有收获的人也都不约而同的面带微笑,用流传了千年的钟氏人特有的感知力和每一位外来人交流,比如说我就算一位。 中防百货城据说是建设在钟家村地下负一二层的,我来的时候刚好遇到他们的百货城开业,大街上拉满了红彤彤的氢气球,不见同样是披红的新店铺,我大概就是猜测到了,所有的店铺都在这条条街道的地下。

北城巷附近的百货城地下通道,建在一处人流汹涌的十字路口,从汉阳大道到北城巷,大概是要走过那个十字路。

我从莲花湖一路走来,来到汉阳大道的时候果然就看到了那个标志性的地下通道,在街道两边萧条的地上店铺的映衬下,分外显眼。

来往的行人不约而同地下通道,在反复地小声呢喃中防中防里消失于街头。

站在街头的我有和街边店铺老板同样的疑惑,现在的这个钟家村,还是几年前,那个满街人流,火树银花,无限商机的热闹之地么?是么?不是么?我听到两个不同的声音在耳边打转,而眼前出现一列列宽阔的马赛克,想到那座消失于历史长河里的却月城已不再,而这个热闹而又古老的汉阳之地,终于开始,慢慢地,悄悄地变得时尚,充满无限韵味。 我觉得钟家村习惯用这种带着现代又古典的模样示人,就好像他仍旧是年轻的,素颜的。

02我想起了这个年头的六月钟家村。 呆呆讲过,钟家村给她的印象,是始于一棵棵窈窕的香樟树的,我也一直记得和呆呆在满布香樟影子的六月汉阳树下往返工作的经历。 六月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这份饶有趣味的世故人情还是让如今的我感叹,我终于还是和呆呆和香樟彻底告别了。

说到底,汉阳不是一棵夜的树。 就好像现在,我终于还是看不到呆呆,看不到满城香樟的盛况。 汉阳,钟家村,正在用一种简洁但无规律的粗暴方式和所有人决裂,包括曾经与他为居的最亲密路人。

钟家村中心的汉商银座,新世界百货大楼前现在是看不到一棵树的,甚至连标志性的天桥都拆的一干二净(据说是为了修筑轨道交通)。

我都不敢相信,这就是我在那一年六月里引以为最潇洒的地方,如今荒凉的让我崩溃。

唯有北城巷口子处的几棵凋零的梧桐树,还在汉阳的土地上摇摇欲坠。 这条巷子,这棵树,让我至少还认识,这个熟悉的老地方。 北城巷的样子,也是始于一棵树的。 我还记得,那个六月份的好几个子夜,我都是和一位本家大哥带着冗杂的工作任务熬过去的。

北城的行道树,在子夜的清凉里会偶尔的送来几阵风,两个年轻人,用最热烈的责任心,坚持,不退,不累。

而同样是在北城的九月,我也曾经一个人,来往于潇潇的人流里,徘徊,不过。

北城的胡同,小巷里充满矮小的生活气息:一间屋子,不带阁楼,绕在一群红砖黑瓦间,汉阳1800年的历史就这样被树下的爹爹们反复传阅,辟为笑谈。

我最终还是愿意将窈窕的汉阳比喻成一棵树的,就好像我是在汉阳的钟家村度过的我来城市的最初时间。

汉阳在我最苦闷的那段时间里让我领略到了,钟家村琴台公园的浪漫,龟山电视塔的雄浑,归元寺的古朴,还有动物园的童趣,并且横穿这些美丽景致的地方都会有一棵我爱的香樟树。

我习惯将汉阳比作一棵树。 03汉阳区的行道树,以墨绿的香樟居多,据说很早的时候吧,当地的报纸就举办过一届城市最景的评选活动,结果是以香樟为背景的汉阳大道上了头版头条,当地人灌注于香樟树的感情可见一斑。

车站小区是汉阳大道上一个很小的简陋地方,私房,胡同,老巷,加上偶尔寻滋生事的醉汉,青年,组成了最具内陆特色的人口聚集区。

呆呆以前也是和我们在这样的地方,她倒乐于在夏日的晚景中驻留在小区的体育器材旁边,或者再退后,退的远一点,真正走到了满是树林的琴台绿化林边。

我最初对于汉阳和钟家村的印象,很多便是得益于那个女人。

都说汉阳的历史最为悠长,而在这个年代,我却守着最窈窕的汉阳钟家村,驻守着点滴的高山流水遇知音故事,再茫然的四下徜徉。

钟家村的味道正是因此而来,有时候,他荒芜的都可以让饶有兴趣的我睡着了。 琴台的绿化林是距离那个知音故事发生地最近的地方,苍苍的树林四季都是墨绿的颜色。

琴台大道就是贯穿其中,轰鸣的现代化机器常年奔波于此,伯牙大概不会想到,曾经那么静寂的地方会变得如此热闹。 在有一年的秋风里,我曾随同好友游览过这个伯牙沉睡的地方。

浩缈的月湖水,矮小的梅子山,遗憾没有见到传说里的凤立梅岩之景。

然而,琴台附近的野生灌木还是让我们吃惊不已,这是汉阳给我的第一个原野形象,他距离城市是那么的近。 汉阳渡口兰为舟,汉阳城下多酒楼。 在唐时的诗人罗隐眼里,汉阳城中的酒楼是最多的。 这大概是要归属于诗人饮酒的癖好,就像同样是好饮酒的李太白,造访了汉阳,自然是要在莲花湖畔留下诗句的。 虽然,莲花湖下,也有无尽的香樟漫烁。 相比之下,我反而是更欣赏同为那个时代的诗人崔颢(这估计是因为我厌恶饮酒的原因),他的一首《黄鹤楼》写的就极具大家风范。

诗人想必也是由汉阳的渡口而过,所以他就轻松地吟出了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凄凄鹦鹉洲的宏丽自然诗句。

后世用千年的时间证明,勾勒出了烟消的汉阳树,是一处难得的风景。

04真的就有那么一棵古老的汉阳树,卧榻在悠悠的长江边上。

显正街上的冬景没有足够吸引人的地方,除了那栋最高的第五医院综合楼外,甚至一半个钟家村都是暴露于茫茫的类似于贫民窟状的私房中。 我就是在这样的私房迷宫中寻着手机地图从北城巷的口子走过去的。

显正街上人来人往,多是行色匆匆,街角的下水沟污秽不堪,而我头顶上的天空就只有长长的一方形状了。

我在心里呢喃着,汉阳应该有这般古老,虽然我快糊涂了自己现在所走的是哪一条旧道。

凤凰巷陌,银杏枝头,那棵传说中的汉阳树就是立在显正街上的陈旧私房内的。

在走过第五医院的大门时,我终于寻觅到了这处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以及那棵历经了人世五百余年沧桑的古老银杏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