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今天开始记录生活 工作 学习 带娃 一年后看看 生活值得我们努力爱

发布时间:2019-07-09 编辑 :本站 / 79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今天开始记录生活 工作 学习 带娃 一年后看看 生活值得我们努力爱

  2019-4-15周一雨  在这个互联网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的今天,我们生活中从来不缺热点。

最近,关于“996”制的工作时间,因为一些大佬们发表的看法和方论,还在持续发酵中。

对于996,我也有些话要说。   如果按996工作时间来算,早上9点要开始工作,那么一般人就要在8:00-8:30之前就要坐车出发公司,那么算上洗漱早餐时间,则必须要在7:15-7:30之前起床。

  晚上9点下班,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再吃点东西,稍休息一下,洗个澡,有兴趣爱好的,还需要在兴趣爱好上花点时间,那么至少得晚上11:30才能上床睡觉。

其实,这还要做任何事动作很快,才能在这个时间上床。   从晚上11:30到早上7:00,中间只有小时的时间。 当我们大脑一直处于绷紧的状态,其实我们躺在床上,是不能马上入睡的。

所以以996工作时间来算,我们每晚的休息时间远远达不上标准睡眠时间的8小时。   充足的睡眠是保证我们身体各方面机能恢复的保证。 我们身体就像是一台复杂的机器,他的保养和修复都是在深度睡眠中进行的。 就像机器一样,如果一直高速运转,而得不了休息保养,很快它就会出故障,严重点就直接保费了。 人的身体如果长期得不到必须的休息,那么我们轻则就会体质变差,出现亚健康状态,重则会发生猝死,过劳死。   我们为什么要工作呢?我们工作最基本的目的就是赚取一份工资,用来支付自己生活所需,让自己能生存下去,活下去。

但如果这份工作会要你的命,那这工作就失去了工作的本身的意义了。

  对于工作猝死,我身边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 那时我还年轻,在一家台资企业上班。 一天,刚到公司,办公室人就议论纷纷说研发部的谁谁昨晚突然死了。 对这个同事我不熟悉,只知道他是台湾人,虽然我们同属一个事业组,但工作中,我们并不需要直接接触。 再加上,台湾籍的工作人员都在高管食堂吃饭,办公室和我们也不在同一楼层,所以我一次都没有见过他;或是由于不认识,平常即使见了一两次也没有印象。   这个同事一个人独住在公司给他们租的公寓,平常也是加班回家后就睡的那种。 第二天,同事发现他过了很长时间还没有到公司,也没有请假信息,就让住同一公寓的台湾籍同事去他房间看看。

后来砸了们,才发现这同事身体已僵硬,于晚间已经死了,具体晚上几点死的,大家都不知道。

  后来,公司有给这同事开追悼会,每个部门都要去几个代表。 我最怕见这种场面,没去。 听去了的同事说,他的从台湾赶过来处理后事的妻子和一对儿子哭得是呼天抢地,那真是一个可怜。

  这个同事因为是台湾籍,所以他的死公司给到的赔偿很到位。 但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一个中国人身上,可以赔偿方面就不会有这么痛快了。 所以,国人们,要不要996工作,拿命来工作?  当然,生活不易。

有些人因为父辈或是祖辈的财富积累,他们即使不工作,也能活得轻松逍遥。 但有些人,要凭一己之力,去撑起一个家的。

这种人,是拿命工作的主力军。

如果有加班费,他们一般会加班到再也加不动为止。 甚至还有一些,即使工作完成了,他们也会在办公室里“混加班”,来赚取加班费。 我原来公司的一位女同事,因为买了房子,工作时磨磨蹭蹭,就为了晚上能堂而皇之地加班,赚取加班费。

后来被部门经理批评后,才有所收敛。

从这以后的直接结果就是,如果谁要加班,需要提前递交申请,部门经理签名同意后,加班的时间才能领取加班费。

  确实因为工作需要而加班,我并不反对,而且这种加班人员,是老板内心真正需要感激的一群人。 但这样的老板实在是太少太少,甚至没有。 能支付你加班费的老板,也是少之又少。

其实打工者无非是为了赚钱,你只要愿意支付加班费,把该给的福利给到位了,加班者不会反对必须的适当的加班。

为什么996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呢,主要是因为这个世界上又要你卖命加班,又不想支付加班费的老板太多太多了。

他们这一群“剥削阶级”,是既要你马儿舍命地驮着他向前崩跑,确又不给你草吃,或者在你前面吊着一些草,但这些草你却从来没有吃到嘴里过。 真正的996的毒瘤是这部分老板。   你看HW,ALBB,TX,他们的加班够频繁吧,但你看这几个公司的,有几个人真正抱怨过加班呢?有几个不是心甘情愿为工作加班的呢?因为,他们的付出有回报,高月薪、配股、年终奖等种种福利。 他们的付出是有意义的,是有收获的。 这样的加班,才是良性的、良心的加班。

是不需要老板一次一次给你打鸡血来保证的。   那些想要996,却又不想付加班费的老板们,就像是饭里的苍蝇,实在是太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