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浣溪沙·楼角初消一缕霞》贺铸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发布时间:2019-07-25 编辑 :本站 / 179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浣溪沙·楼角初消一缕霞》贺铸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作品简介《浣溪沙·楼角初消一缕霞》是由北宋贺铸所作,是一首对吟咏闺情的词,通过写景赞美一个纯洁如玉的少女,给人以清幽淡雅的感觉。

上阕写景,红消霞散,淡柳栖鸦;玉人、月色、梅花,意象叠加,有无穷韵味。 下阕集中写“玉人”折梅归户、垂下窗帘的连续动作,以心理描写作结,表现了一位闺中玉人的春思与情感。 全篇意境优美,氛围清幽,深得言情高手“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之要旨。

作品原文浣溪沙楼角初消一缕霞,淡黄杨柳暗栖鸦,玉人和月摘梅花。 笑捻粉香归洞户,更垂帘幕护窗纱,东风寒似夜来些。

作品注释①浣溪沙:本唐代教坊曲名,因西施浣纱于若耶溪,故又名《浣沙溪》。

上下片三个七字句。 四十二字。 分平仄两体。

平韵体流传至今。 最早的是唐人韩偓词,是正体。

上片三句全用韵,下片末二句用韵。

过片二句用对偶句的居多。 仄韵体始于南唐李煜。 另有《摊破浣溪沙》,又名《山花子》上下片各增三字,韵位不变。 此调音节明快,句式整齐,易于上口。 为婉约、豪放两派词人所常用。

又有《小庭花》、《减字浣溪沙》等二十余种异名。 ②杨柳暗栖鸦:杨柳幽暗处,栖息着归林的乌鸦。 化用古乐府《杨叛儿》:“杨柳可藏鸦”意谓春色已浓。

③和月:趁着月色。

④捻:摘取。

粉香:指梅花的花香,此以花香代替花枝。

洞户:室与室之间相通的门户。 ⑤寒似:寒于。 夜来:昨夜。

些(sǎ):语助词。

楚辞中往往有将“些”置于语尾之例,如《招魂》日:“魂兮归来,去君之恒干,何为乎四方些。

”夜来:昨天。

作品译文楼角上刚刚散去最后一缕晚霞,淡黄色的柳枝上静静地栖着几只乌鸦,美人正乘着月色摘取娴雅的梅花。

她微笑着,捻着一枝新花,回到深邃的洞房里,又放下帘幕护着窗纱。 阵阵料峭的春风吹来,像昨夜一样寒侵肌肤。

作品赏析这首小令是一幅初春夕照图,并以轻淡的笔触描绘了一位美人傍晚到入夜时的生活片断。 全词以写景为主,把美人和月摘梅也作为月夜美景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使整个画面充满生气,美丽迷人,体现出潇洒脱尘的风致。 开头出现在画面上的不是一座高楼的全貌,而是它的一角。

这一角红楼,正具有“动人春色不须多”的艺术魅力。 在它上面,一缕晚霞正在消逝。 用“初”就是说那一缕霞光,眼看着正在消失,从时间说有个变化的进程,但它是那样快。

不过人却是看得见,感觉得出来的。

总之,这一句不是一幅静止的画,它给人以动感。

“淡黄杨柳暗栖鸦”。 杨柳淡黄,知是初春。

“绿柳才黄半未匀”(杨巨源),“看尽鹅黄嫩绿”(姜夔),指的都是初春。 在淡黄杨柳之中,有乌鸦栖息其中。

这里用了一“暗”字,就更给人以景物清幽之感。 但下句境地更美:玉人,本来是美的;月下玉人,更美;月下的梅花,那该是“疏影横斜”、“暗香浮动”吧。 正是“以境衬人”,则月美。

花美,人更美了。

上阕展现的是一幅清幽澹雅的图画,有超尘绝俗之感。 下阕紧承人在月下摘花,轻轻启开她的心扉。

“笑捻粉香归洞户”,她要回到房间里去了,手里捻着梅花,脸上笑盈盈的。

作品像密封的罐头,未透出一点味儿,没有说明这个“笑”是因梅花的清新气息令人高兴而笑,还是想起了旁的什么事情来。

她回到闺房以后,只做了一件事:“更垂帘幕护窗纱”。

放下帘幕,使它挡住纱窗,因为东风吹来,比入夜时又冷了一些,为的是使屋子里暖和点。 这“寒”的程度的加深,她在室外时就已感觉到,所以才归户,垂帘。 这缘故移到末句点明,是《浣溪沙》作法上的需要。

此调下片首两句大都用对偶句,末句单承作结,极不易写好。

张炎《词源》说到词的“末句最当留意,有有余不尽之意始佳”,所举擅于此道的词人中就有贺铸。

贺词小令的结尾确是不凡,其手法是多样的。

这里“东风寒似夜来些”一句,既绾住上两句的归户与垂帘的人物活动,又回带上片从霞消到月上这段时间历程,可称妙笔。 全词意境清幽淡雅,朦胧优美,有很高的美学价值。 词牌简介浣溪沙(huànxīshā),本唐代教坊曲名,因西施浣纱于若耶溪,故又名《浣沙溪》。

上下片三个七字句。 四十二字。 分平仄两体。 平韵体流传至今。

最早的是唐人韩偓词,是正体。 上片三句全用韵,下片末二句用韵。

过片二句用对偶句的居多。 仄韵体始于南唐李煜。 另有《摊破浣溪沙》,又名《山花子》上下片各增三字,韵位不变。

此调音节明快,句式整齐,易于上口。 为婉约、豪放两派词人所常用。 又有《小庭花》、《减字浣溪沙》等二十余种异名。 作品格律浣溪沙双调四十二字,前段三句三平韵,后段三句两平韵,作者:韩 偓宿醉离愁慢髻鬟 六铢衣薄惹轻寒 慵红闷翠掩青鸾中仄中平中仄平韵中平中仄仄平平韵中平中仄仄平平韵罗袜况兼金菡萏 雪肌仍是玉琅玕 骨香腰细更沈檀中仄中平平仄仄句中平中仄仄平平韵中平中仄仄平平韵此调以此词为正体,若薛词之少押一韵,孙词、顾词之摊破句法,李词之换仄韵,皆变体也。  前段第二句,韦庄词“孤灯照壁背窗纱”,孤字平声,照字仄声;后段第二句,欧阳炯词“园中缓步折花枝”,缓字仄声;第三句,李煜词“登临不惜更沾衣”,登这平声,不字仄声。

谱内可平可仄据此,其余悉参后词。

至《花草粹编》所载李氏一词,前段第三句“流水飘香乳燕啼”,历查唐、宋、元诸家平韵词,此句从无第二、第六字用仄,第四字用平者,李词误填,不可从。 作者简介贺铸(1052—1125),宋代词人。 字方回,自号庆湖遗老,卫州共城(今河南辉县)。

宋太祖孝惠皇后族孙。

曾任泗州通判等职。 晚居吴下。 博学强记,长于度曲,掇拾前人诗句,少加隐括,皆为新奇。

又好以旧谱填新词而改易调名,谓之“寓声”。 词多刻画闺情离思,也有嗟叹功名不就而纵酒狂放之作。 风格多样,盛丽、妖冶、幽洁、悲壮,皆深于情,工于语。

尝作《青玉案》,有“梅子黄时雨”句,世称贺梅子。 有《庆湖遗老集》《东山词》(又称《东山寓声乐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