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你的所谓致命弱点里,也许藏着你最大的优势

发布时间:2019-07-10 编辑 :本站 / 16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你的所谓致命弱点里,也许藏着你最大的优势

你的所谓致命弱点里,也许藏着你最大的优势  文/梅寒  午间休息,随手拿过手机翻看朋友圈。 一位好友朋友圈里转发的一则游戏测试瞬间吸引了我。

游戏规则非常简单:点开链接,输入你的名字,立马出来测试结果。

  那位朋友的致命弱点是:没有弱点。

朋友自己在后面跟贴:这是一个多么拉风的结果。 我回应她:关键是这个弱点不好改。

哈哈。

  朋友是一家大刊的总编,人长得美,性格也好,业务能力自然不用说。 因为编作关系与她慢慢熟悉。

第一次在网上交流就省了万千客套,仿佛认识好久的样子。

交往到现在,确实没发现她有什么弱点。

  调侃之余,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就把自己的名字输进去了,想证实一下这款游戏的可信度。

先输入真名字,后面结果很快出来了:你的致命弱点是过于专一。 惊呆。 再输入笔名,结果又出来:你的致命弱点是喜欢讲实话。 更惊呆,感觉准得可怕。

不甘心,又把身边那人的名字输了进去:你的致命弱点是恋爱太少。

笑翻了,让那人看,他淡淡地瞟了一眼回我:不错,这是我这辈子最亏的地方。 我准备再找个人恋爱一回。   一个消遣娱乐的小测试游戏,把好好的午觉给搅和黄了。 躺床上,思绪纷飞,活跃得人无丝毫睡意。

我无法解释这些小测试,到底有没有科学道理,有多少科学道理,更不知道它的可信度有多少。 但在面对我自己的测试结果时,我却是心中暗惊。

它所说的那个致命弱点,在十几二十几甚至三十几年前就已经有人告诉过我。 虽然说法不一。

  死拗丫头,你要气死我么?这话,是我妈跟我说的。   那年,我七八岁年纪,在邻居姐姐家看小人书正起劲儿,我妈让我去山里放牛。 我不乐意。

因为那小人书上的情节太过吸引人。

就跟我妈讲条件,等我看完了再去。 我妈自然不同意,牛都在家饿了大半晌了。

  她不同意,我的拗劲儿就上来了,低下头继续看小人书。

我妈气坏了,上来拉起我就往外走。 我劲儿小,拧不过我妈,被她拽得一个趔趄就跟出来了。

两脚死命蹬住地面,身子拼命后倾:我就不去,我要看完。

  我妈火了,手里更用力。 我当着邻居家哥哥姐姐们的面,公然挑战她作为母亲的权威。 那还得了。

她拉得更用力了,一溜风儿就把我拽出了邻居家的院子。   邻居家院外有一棵大槐树,它在关键时刻救了我。

我挣扎着跑到槐树前,用力抱住它,再不肯松手。   那天,我跟我妈较上了劲儿。

我一定要看完手里的小人书再去山上放牛,我妈死活不答应。

夏天上午十点多,太阳已经很烈了。

我们母女两个在那棵树下纠缠不休。 我妈用力去掰我的手,扬起手来要作打我状,全然不管用。

我只死死抱住那棵树。 大夏天,穿着一件短袖衫,裸露在外的小胳膊被粗糙的树皮剌出丝丝血痕,火辣辣的疼。

小脸儿因急因气因热变成小鸡公脸。 可我没有丝毫要松开的意思。   那天,最终是我妈败给了我。

她看到我胳膊上的血丝,眼泪就掉下来了:你个死拗丫头啊,你气死我算了……  我妈松开了手,我抽抽答答跟在她后头,手里拿着那本没看完的小人书。 那天,我一边放牛一边把那本小人书看完。

  唉,你不算笨,但你有一个致命弱点,就是太过执著。 这话,是我的高中一位任课老师给我说的。 那时,我正陷在一场无望的暗恋中,暗恋的人就是那位老师。

他先是用自己的热情鼓励打开了我的心扉,等发现我有暗恋他的苗头时,就用刻意的冷落来疏远我。 没用。

年少羞涩的心,一旦被打开,那股情感汹涌澎湃,无法遏制。   他教的课,是我最头疼的理科,可我竟然把那门课学得有模有样儿。 当然,是用最笨的方法。

我把课本上的例题都认认真真抄几遍,课后的每一道习题更不用说。

那样做的最终结果,还是没能让我年少的情感停驻在那方渴望的港。

却给了我一张迈进高校的通行证。

  如那位老师所言,等你进了大学,会知道外面的世界多么精彩。 精彩的大千世界以及流逝的光阴,终于把心上那一道暗伤慢慢抚平了。 走到今天,回头,只有感谢。

感谢当年自己的执著。 当然,也感谢当年那位老师的及时引导与冷落。

  再有一个告诉我,我的致命缺点是过于专一的,就是这款极有意思的小游戏。 不管它有没有道理,对这个测试结果我都心服口服得不行。

我想起自己做了十年还一直在做着的一件事写作。

  我不是写作的天才,但我热爱它。 十年来,因为被退稿,流了多少眼泪,自己已是记不清了。 小来小去的打击自不必说,有两部千辛万苦签约成功的长篇小说,眼看着就已进了最后的出版流程了,还是因为某些变故而流产了。   那时,面对这样的结果是欲哭无泪。

那一个又一个漫漫长夜,我坐在电脑前激情飞扬地敲击;那一次又一次与编辑在线上的沟通,精心修改,在顷刻间都成泡沫。

没人能理解那种感觉。

家里先生却是亲眼见证过我所有的辛苦的,他心疼了,却故作轻松的劝慰我:老婆,你一个字也不写,一个钱也挣不来,我一样能养得起你。

就当自己写着玩了哈。   我附和着他哈哈大笑:好,我有坚强的后盾我怕啥。

笑过,眼泪却是疯狂涌出,伏在沙发上痛痛快快大哭了一场。

然后,起身,洗脸,去电脑前把那两部总共四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压进了文件夹:如果我的作品足够好,再多的波折它也能出版。 现在,我对它们不满意了。

我决定,从零开始。

  从零开始,是我每一次面对挫败时给自己的最好的一剂强心剂。 它可以让我很快忘记失败的沮丧,从失败的泥淖中拔脚出来,轻装上路。

也可以让我很快找到自己的位置。

零起步者,才能最大限度地敞开,汲取,吸收,进步。

  走上人物写作传记之路,写张爱玲,写纳兰容若,写王阳明,写李清照,写曾国藩,在这些历史人物的人生故事里穿行沉迷,慢慢发现,在这些光环四射的名字背后,都有着鲜为人知的辛酸。

也就是说,他们都不是完人,都有着各自致命的人生弱点。   张爱玲才华绝顶,情痴情专,却爱上了声名狼藉的胡兰城。

李清照千古才女,却一生无子无女,为此谙尽情苦滋味儿。 纳兰容若,出身贵族,才情闪耀,却偏偏短寿,三十一岁的最好年华即溘然长逝。

曾国藩曾被后人视为官场楷模,可他也不过一个有着中人之资的人。 又笨又慢平天下,是后人对他的评价。   再细细研读,这些人的成就也正是从他们的致命弱点里突围而出。

如果没有遇上胡兰成,张爱玲的才情能不能得到如此淋漓尽致的挥发?如果有一个幸福完美的家庭,一个安乐祥和的国家,李清照的诗词还能不能光耀千秋?如果曾国藩有一颗聪明过度的大脑,他还能不能像个小学生那样白手起家来去创建他的湘军水师?  人生当中缺什么,才会努力去补什么。

而因为知道自己先天的欠缺,也就往往会比常人更加努力。 即便此处弥补不上,也会努力去寻找另一个出口。

所以,即使面对自己致命的弱点,也没有什么好沮丧。 你的致命缺点里往往也藏着你最大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