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西方文学www.hy2811.com

第四百七十七章 以保护大都督为己任(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6 编辑 :本站 / 185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四百七十七章 以保护大都督为己任(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联军所摆的锥形阵,中间有非常广阔的空间。 利用这个广阔的空间,兀颜光所率领的两万精骑,可以充分加速,使这两万精骑可以发挥出最大的战力。

不过,兀颜光并没有着急冲锋,而是始终压着手下这两万精奇,使他们缓慢前行。

三箭之地,骑马慢行,以为逼迫。

一箭之地,纵马冲锋,以溃敌阵!这是漠北骑兵作战的常识。

在这种时刻,兀颜光所率领的这两万精骑,还能如此从容不迫。

再加上这两万精骑所表现出来的强大气势。 让刘锜以及前线总指挥韩世忠如临大敌。

到了三箭之地,两万精骑终于开始跑了起来,大地也随之震动起来!没有战鼓,但万马奔腾的威势,却比战鼓更加震慑心魄,那轰隆的响声仿佛上万个惊雷一起爆发!韩世忠见之,立即启用他最后的手段,也就是由两万重甲步兵和一万火兵组成的小新月阵,准备迎接此战最关键的一个阶段。 接到韩世忠的命令,数万人马立即有序的调动起来。

不多时,小新月阵就被其它人让了出来。 此阵由王贵、郭浩、杨从义指挥。 王贵指挥中军,郭浩和杨从义指挥左右两翼。 王贵、郭浩、杨从义等将两万重骑兵分成二十组,每组一千重甲步兵,两万斩马刀、重斧都倒拖于地,以一堵堵墙之势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决战,而火兵分成一千组,杂乱而有序的穿插在重甲步兵当中。 双方尚未正式交锋,但互不相让的杀气已经蔓延开来…………第一营的大迂回,并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顺利。 联军的右翼,斜向东北方向长达五六里。 第一营要想从外围绕过这条方向,就得向东北偏正北行军至少十五六里地,然后才可能绕到联军的背后。 第一营一路走、一路等着辽军派人来阻截。

杨再兴等人认为,这几乎是一定会发生的事他们不信联军会放任他们安然抵达其背后。 但事实还就是出乎杨再兴等人的预料!他们都走出了近十里路,竟然都没有一支军队来拦截他们!不过虽然联军没有派出兵马来阻截,但道路却变得越来越难走。 一开始,他们还只是觉得踩上去犹如烂泥。 到后来,干脆就是一个又一个坑!又过了一会,放眼看过去,眼前竟然全部都是坑坑洼洼,就像刚刚犁过的田一样。

而且,有些坑大,有些坑小,坑小的让骑士觉得左右摇晃,坑大的能直接就把马腿坑折,偶尔一些巨坑,甚至能连人带马的吃进去!很快就有人判断出,这是汉人对付游牧民族的陷马坑阵。 想当初,宋国就是用这招在河北对付辽国骑兵的。

不想,辽国竟然将这招学了去。

看着那一望无际的陷马坑阵,杨再兴等人终于知道,联军为甚么不派兵马来阻拦他们了他们如果执意穿过这片陷马坑阵绕到联军后面对联军使用千年杀,恐怕那时大战就已经进入尾声了,他们能启到的作用将非常有限。

……一箭之地!兀颜光终于开始带头急跑,然后迅速将梁山军的小新月阵逼近虽然已经看出来了对面的兵阵很不凡,可自信的兀颜光,还是毫不犹豫的带着由阿里奇、琼妖纳延等猛将组成的尖刀直接楔向小新月阵!在接战的那一刻,王贵果断下令:“斩!”刀光如雪,风轮一般的劈砍着对面的骑兵!很快,双方就撞到了一起,两万联军精骑在兀颜光、阿里奇、琼妖纳延等猛将的带领下就向一柄钢锥一样楔进了小新月阵中!这第一轮冲击,更多的是靠马的冲力,而不是人的臂力!小新月阵的两尖,比中央内凹的同袍更早接触到敌人,在郭浩和杨从义的指挥下,长刀、重斧成片成片的砍杀联军精骑人马。

但中央部位,形势却有些不妙。

兀颜光、阿里奇、琼妖纳延等猛将仗着武艺高强以及马匹的冲劲,连挑带扫,很快就突破了第一道防线,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跟兀颜光、阿里奇、琼妖纳延等猛将一同充当尖刀的,最差的也有百夫不当之勇。

他们仗着马匹的冲力,在接战之初,势如破竹。

联军的中军,随即响起了振奋士气的鼓声。 在这鼓声的振奋之下,整个联军都向前奋力冲锋。

对梁山军而言,好的一面是,联军越陷越深,进而,此战若是能取胜,胜果将越来越大,不好的一面则是,如果挡不下这冲击,就有可能被其冲到梁山军的中军,然后对李衍进行掏心斩首,进而输了此战,输了水泊梁山如今的大好形势,甚至给水泊梁山这个有无限未来的势力带来灭顶之灾。 换而言之,这是此战最关键的所在。 眼见,似有挡不住之势,王贵一边命令早就准备好的敢死队准备反攻,一边命令火兵自由攻击。 分布在小新月阵当中的火兵得令,纷纷用猛火油柜喷出的火焰去烧联军精骑。 这猛火油柜喷出的火焰能溅射,可附着持续燃烧,被击中的人不会立即死亡,而是在燃烧中喊叫着痛苦死去,对周围的士兵造成巨大的心理震慑。 因此,火兵给联军精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以至于不少精奇裹步不前。

趁此机会,王贵派姚政亲率绑着炸药包的敢死队迎上精骑反击。 敢死队从姚政以下全都抱着必死的信念:“无论如何都要让他们的速度降下来,否则大都督的生命就将没有保证了!”新月阵,两尖强,中央弱。

选择使用这个阵法,就是以先挫联军两翼为目标,中央部队的任务则是消解联军的冲击力,这就是“钝其锋芒,折其两翼”。

等到联军的两翼折断,那时梁山大军合拢,就能将联军最精锐的部队围歼。

但联军敢用锥行阵对战,抱着的就是“掏心斩首”,也就是说李衍的首级就是联军的最终目标,也就是他们胜利的关键所在。

决战之前游骑骚扰,决战之时“斩首掏心”,这是漠北游牧骑兵的一惯伎俩,它将一直延续到铁木真时期的蒙古骑兵时代。

而大都督,是他们这个势力之魂,一旦大都督被联军掏心斩首,那么他们这个势力没准会土崩瓦解先不说,此战他们将必败无疑,然后他们所有人都将是这些漠北游牧骑兵的猎物,没有人能回家,就算侥幸回去也逃不过军法司的无情军法。 这是开战之初,政治部上下反复向他们灌输的。 所以,梁山军上下全都以保护大都督为己任。

敢死队冲上去了之后,先是拼命死战,如果不幸战死,或是战伤,就由他们自己或是由火兵伺机引爆其身上的炸药包。

联军精骑从未见过这种恐怖的攻击,进而被震慑住了,之前一往无前的劲头慢慢退去,两万精骑,包括其后的联军,慢慢的全都慢了下来…………。